殿主夫人真切的感受到,原来小九丫头以前真的是对我不错啊,要是以前也这么怼我,估计我早气晕过去了!

  蓝夫人平时也是养尊处优的,哪里受过这样的窝囊气,顿时脸色就变得很是难看:“师兄,锦瑟,我好说不说也是小九丫头的长辈,她如此的粗鄙无礼,你们就不管管吗?”

  帝凛寒不悦的瞪了云初玖一眼:“小九丫头,不得无礼!还不给你蓝姨母道歉?”

  殿主夫人顿时就怒了:“小九丫头只是打个比方,又不是真的在骂蓝夫人,夫君你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!”

  蓝夫人泫然若泣的说道:“师兄,算了,我知道锦瑟一直都不喜欢我,我这次来就是专程表达谢意的,既然如此不受欢迎,我这就告辞了,落雪,随娘回去。”

  “娘,你经常对我说,殿主伯伯对你们几个师妹照顾有加,原来是这样啊,那我们回去吧。”蓝落雪噘着嘴说道。

  帝凛寒的脸面觉得有些挂不住了:“四师妹,落雪丫头你们这是做什么?!小九丫头,你马上向你蓝姨母道歉。”

  殿主夫人正要发作,就听见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:‘姨夫,莫生气!莫生气!多大点事儿啊!道歉就道歉呗!蓝夫人,对不住了,我刚才不应该拿您打比方,您根本就不是臭不要脸的人。”

  蓝夫人气的差点背过气去,你这是道歉?这是挑衅还差不多!

  不过,她知道不能闹的太过,还要维持在帝凛寒眼里的形象,况且这次来是有大事要办的,来日方长,于是说道:“算了,我自然不会和你一个晚辈计较,只是你这口无遮拦的毛病要改改,要不然以后丢的是长生殿的脸。”

  云初玖的小脸吧嗒一下就沉了下来,语气冷冷的说道:“蓝夫人,人贵有自知之明,一来,我是主,你是客,二来,我对你有赠药之恩,仅仅因为我说了一句玩笑话,你就给我随便扣帽子吗?什么叫丢长生殿的脸?

  我姨姨还没说什么呢,你凭什么教训我?你算哪根葱啊?口口声声说来感谢我姨姨的,我怎么觉得你是挂羊头卖狗肉呢!

  我警告你,无论你们母女打的什么主意,都休想得逞!我姨夫虽然念旧情,但是我可不管那套,你老老实实的来做客也就罢了,如果让我发现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,我马上就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报应!

  姨夫,您向来是最明事理的,最疼我的,没想到为了一老一小两朵白莲花就训我,呜呜,我实在太伤心了!我不想活了!我这就去膳堂自尽去!”

  云初玖说完一跺脚,转身就跑了出去,边跑边嚎:“呜呜,我没法活了!我的心啊都碎成一百零八瓣儿了!

  有的人明明是有丈夫的人了,还向别人的夫君撒娇,真是臭不要脸!长得那么寒碜,还好意思和我姨姨比,真是自不量力!一把年纪的人了,还装少女,呸!老黄瓜刷绿漆,装嫩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