殿主夫人好不容易才忍住笑,小九丫头真是对付楚灵芸这样贱人的大杀器,骂的真是太过瘾了!

  帝凛寒嘎巴嘎巴嘴,他虽然很生气,但是也不好对未来的儿媳妇说太重的话,只好对殿主夫人说道:“你看看小九丫头都被你惯成什么样了?你好好教教她规矩,哪有这么和客人说话的?”

  殿主夫人冷笑了一声:“夫君,要说惯小九,似乎你惯的更厉害,我听说你把几件平时宝贝的不得了的灵器都送给她了?平时你不总是说,小九丫头聪明伶俐,口才了得吗?怎么现在却嫌弃小九了?算了,我也不妨碍你们师兄妹叙旧了,我去看看小九,要真的去膳堂自尽了就糟了。”

  殿主夫人说完,根本就没搭理蓝夫人母女直接就出了会客厅。

  帝凛寒老脸一阵青一阵红,觉得颜面尽失,这一个个的太不省心了!

  “师兄,这事都是因我而起,我和落雪这就告辞了。”蓝夫人脸上露出愧疚自责的神情,站起身就要离开。

  “四师妹,你和落雪丫头好不容易才来一次,尽管住下就是,这长生殿是师兄我做主,还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。罗管事,你马上安排她们娘俩住下,如果有怠慢之处,就算是锦瑟也保不住你,知道吗?”帝凛寒面沉似水的对罗管事说道。

  罗管事刚才并没有随着殿主夫人离开,就是知道蓝氏母女肯定不会走的,听到帝凛寒吩咐,马上应到:“是,殿主。”

  “四师妹,落雪丫头,你们先随罗管事去客舍住下,晚上我再设宴给你们接风洗尘,正好北溟晚上也能回来,你们也见一见。”帝北溟温声对蓝夫人说道。

  蓝夫人面上露出迟疑之色:“这,师兄,算了,我还是回去吧,别因为我,影响你和锦瑟还有小九丫头的关系。”

  蓝落雪在一旁说道:“娘,你要是就这么回去,殿主伯伯心里一定会过意不去的,咱们就小住几天吧。”

  “是啊,四师妹,落雪丫头说的对,你说什么也要住上一段时间,让师兄我尽尽地主之谊。”帝凛寒赶紧说道。

  “那,那好吧,那我就打扰师兄了。”蓝夫人这才同意住下来。

  罗管事心里冷笑,难怪九小姐说这是两朵白莲花,明明就想住下来,却还要假惺惺的拿乔,真是虚伪。

  罗管事虽然心里看不惯蓝氏母女,但是面上却是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:“蓝夫人,蓝小姐,这边请。”

  蓝氏母女这才跟着罗管事前往客舍,路上,蓝夫人边走边给蓝落雪介绍各处的景致。

  “娘,您怎么对长生殿这么熟悉啊?”蓝落雪好奇的问道。

  蓝夫人瞥了罗管事和那些下人一眼,淡淡的说道:“在师兄成亲之前,我们三个师妹是经常在长生殿小住的,所以对长生殿很是熟悉。”

  “哦,原来是这样,那殿主伯伯成亲之后,您和另外两位姨母就没来长生殿了?”

  “你叶姨母心思比较重,所以我们三人就很少来了,这次要不是为了表达谢意,娘也不会来的。”蓝夫人依旧淡淡的说道。

  蓝落雪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,不再说话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