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想到这里,拐到旁边的一条小路上,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来之前偷拿的那枚丹药,正想细看的时候,嘴里面突然传来巨大的吸力,那枚丹药嗖的一下子就进了云初玖的肚子!

  云初玖吓了一跳,连咳嗦带用手指头抠,连倒立的办法都用了,可惜毫无作用,那枚丹药诡异的消失了!

  云初玖简直是欲哭无泪,自己不但十有**中了毒,而且还得了怪病,也不知道吞下去的那是什么丹药,要是毒药,自己肯定玩完了!

  云初玖蔫头耷脑回到大厨房,把瓷瓶交给丁管事,然后跟黄老吿了假,哭丧着脸回到了宿舍!

  帝北溟见云初玖回来了,纳闷的问道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  云初玖此时也没心情讨好他,闷声说道:“这是我的屋子,我愿意回来就回来!”

  帝北溟正要发火,却看见云初玖小肩膀一抽一抽的,显然是在哭,不由得有些心慌:“我就问问你,又没说什么,你哭什么?”

  云初玖听帝北溟这么一问,顿时情绪有了发泄的端口,不由的开始嚎啕大哭:“呜呜,我就要死了!我还有很多的愿望没有实现,我就要嗝屁了!我好惨啊!呜呜呜……”

  帝北溟被吓了一跳,见云初玖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,显然是真伤心了!

  “黑东西,怎么回事?有我在呢,你不会死的!”

  “呜呜,我被人下毒了,还得了怪病!我死了,你就把我的血都收好吧,留着你以后喝,估计能放一大盆呢!”

  “胡说八道!谁给你下毒了?简直是找死!”帝北溟眉毛都立了起来,我都没舍得弄死黑东西,究竟是谁这么找死?!

  云初玖用帝北溟的衣服擦了擦眼泪和鼻涕,抽抽搭搭把事情说了一遍!

  帝北溟此时早把什么洁癖丢到九霄云外了!急急忙忙抓起云初玖的右手腕探了一会儿,皱了皱眉:“三日醉?”

  “三日醉是什么毒药?怎么听起来像酒名?还是那种陈年好酒?”云初玖眼睛一亮!

  “三日醉是一种剧毒,吸入者,三日之内,会在睡梦中无声无息的死去!”帝北溟差点气晕过去,都什么时候了,居然想的还是吃吃喝喝!

  “什么?那我只有三天可活了?一定是那个张志给我下的毒!奶奶的!我现在就去找他,如果他不给我解药我用雷劈了他!”云初玖刚才也是一时被吓到了,现在缓过神来,顿时恢复了王霸之气!

  “等等!”帝北溟按着云初玖的手腕,面露惊愕之色,显然受到了巨大的冲击!

  “难道不是三日醉,是一日醉?我今天就要哽屁了?那就还不赶紧松开我,我得去找那个王八蛋要解药去!”云初玖急了,这货最是惜命,把那个张志算是恨上了!

  “嗯,你的情况有些特殊!”帝北溟觉得云初玖就是个怪胎,怎么她身上发生的事情都是那么匪夷所思呢?!

  “怎么特殊了?”

  “虽然你中了三日醉,可是这三日醉却不知为何在快速的消散!而且还诡异的转化成了雷电之力!”帝北溟觉得自己说的像胡话,但是,这是真真切切的在云初玖体内发生的事情!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