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管事心里腹诽,蓝氏母女这么刻意的说,不就是为了让我们这些下人觉得夫人小肚鸡肠吗?真是阴险!

  不过,你也太小瞧我们了,我们受殿主夫人的恩惠,岂是你三两句话就能影响的?难怪夫人一提到殿主的三个师妹就没有好脸色,另外两个不说,单单这一个就不是什么好东西!也不知道殿主的眼睛是不是有问题,竟然觉得这个师妹不错。

  罗管事把蓝氏母女还有跟来的侍女安排妥当之后,这才去膳堂找殿主夫人。

  罗管事自然是不相信云初玖说的什么自尽的话,再说了,你自尽去哪不好,干嘛去膳堂?这丫摆明了是去膳堂吃独食了!

  果然,罗管事到达膳堂的时候,只见云初玖和殿主夫两人坐在石桌旁边嗑着瓜子聊天呢,石桌上面茶水、点心、灵果一应俱全。

  “姨姨,我和你说,对付那种白莲花,你就得豁出脸面去!她不是装柔弱吗,你就使劲怼她,看她破不破功。”

  “你说的有道理,只不过,我一看到那个贱人,我就气不打一处来!哪里还想那么多?还有你姨夫,简直就是个瞎眼的,无论怎么说,都觉得那三个狐狸精是好的。”殿主夫人叹了口气,这些年她严防死守,好不容易隔绝了和那三个贱人的联系,没想到楚灵芸又找上门来了。

  云初玖她也觉得帝凛寒的眼睛有问题,在这一点上还是小白脸比较省心,不管是你白莲花还是黑莲花,我们家小白脸根本就不允许你靠近,所以就不会有这些麻烦事儿。

  云初玖干咳了两声,自然是不好也跟着说帝凛寒的坏话,于是说道:“姨姨,你说两朵白莲花这次来是做什么?要说来感谢咱们的,我可不信。当初要是知道蓝落尘他娘是这个德行,我说什么也不把紫色天葵草卖给他。”

  殿主夫人冷哼了一声:“总之是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!如果不是蓝家家主还活着,我都以为她是来取代我位置的。”

  “姨姨,这有的人吧,就是见不得别人好,没准她就是故意来给您添堵的,您可不能上当!我姨夫那人一看就是个爱脸面的,您得改变点策略,拿出贤淑大度的范,给足他面子!

  至于那两朵白莲花,我来对付就好,反正我姨夫也不好怎么骂我,您就等着看好戏吧,我最擅长的就是辣手摧白莲花了!”云初玖翘着二郎腿,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殿主夫人心里一暖,我以前那么对小九丫头,小九丫头还一心的为我着想,我以后一定拿她当亲闺女一样看待。

  如果,殿主夫人知道云初玖心里的真实想法,估计就没这么感动了!

  云初玖这货此时心里想的是,特么的,那朵老白莲是奔着小白脸他爹来的,那朵小白莲没准就是奔着我的小白脸来的,这是娘没拿下老子,闺女想拿下儿子的节奏吗?想得美,要是敢打我男人的主意,我就让你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