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管事上前把蓝氏母女已经住下来的消息禀报给了殿主夫人,殿主夫人冷哼一声:“早就料到她们会住下来,按照小九丫头说的,好好招待她们,别让她们挑出什么毛病,晚宴也按照高规格准备,我倒要看看她们打的什么算盘。”

  很快就到了晚宴时间,帝凛寒见殿主夫人安排的很是妥当,白天的那一丝不满也就烟消云散了。

  蓝夫人本来以为她故意说了那番话之后,罗管事必然会禀报给殿主夫人,按照殿主夫人的性子肯定会在待遇上苛责她们母女,或者大闹一场,没想到竟然根本没按照她预想的来。难道这个叶锦瑟学聪明了?

  蓝落雪刚要落座,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:“落雪姐姐,免得发生白天的误会,这回你坐到蓝夫人旁边吧!”

  蓝落雪即便心里不痛快,也挑不出云初玖话里的毛病,只好坐到了蓝夫人旁边的位置上。

  云初玖则是坐在了蓝落雪对面的位置,旁边的位置自然是给帝北溟留着的,这货精着呢,无论是老白莲还是小白莲都休想接近我的小白脸。

  就在这时,帝北溟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  蓝落雪还是第一次见到帝北溟,虽然以前也听说过,但是觉得不可能比她哥哥还优秀,可是仅仅看了帝北溟一眼,她的脸就红了。

  帝北溟给帝凛寒和殿主夫人见礼之后,帝凛寒就说道:“那位就是为父的四师妹,你蓝姨母,旁边的那个是你落雪妹妹。”

  帝北溟对着蓝夫人微微点了点头,淡淡的说道:“蓝夫人,蓝小姐。”

  蓝落雪正要上前说几句,增加一下印象,没想到帝北溟根本没给她说话的机会,直接就坐到了云初玖旁边的座位上面。

  蓝落雪不甘心的咬了咬嘴唇,心说,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,我就不信我还比不过云初玖那个疯丫头。

  云初玖很是满意帝北溟的表现,小白脸比他爹强多了,对于这样的白莲花根本就不能给她一丝可乘之机。

  宴席进行的还算顺利,殿主夫人记住了云初玖给她的建议,虽然心里恨不能马上让蓝氏母女滚蛋,但是面上却一直很平和,只不过能不说话绝对不说话罢了!

  帝北溟一向就是很少言语的,自然也不说话,偏偏平时像个欢兔子似的云初玖,今天就在那一个劲儿的埋头苦吃也不说话,帝凛寒只好不尴不尬的和蓝夫人聊了几句。

  蓝落雪站起身,俏皮的说道:“殿主伯伯,干吃饭多没意思?落雪虽然灵力一般,但是舞技尚可,不如我给大家跳支舞吧!”

  帝凛寒笑着说道:“好!好!那我们就饱眼福了!”

  “殿主伯伯,只是我这舞是需要乐器伴奏的,可否让北溟哥哥帮我抚琴?”蓝落雪微微有些羞涩的说道,她来之前已经打探清楚了,帝北溟不但灵力高超,而且对乐理也颇有造诣。

  帝北溟淡淡的看了蓝落雪一眼,冷淡的说道:“蓝小姐,本尊并没有妹妹,另外,让本尊为你伴奏,你还没有那个资格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