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心里给帝北溟点了一万个赞,不错,不错,对待这小白莲就要秋风扫落叶一样冷酷无情,小白脸可比他爹省心多了。

  殿主夫人幽怨的看了帝凛寒一眼,特么的,这老子和儿子差距怎么就这么大?如果你也能和你儿子一样,我就能省心多了!

  蓝落雪被帝北溟怼了个烧鸡大窝脖,脸上涨红一片,尴尬的站在那里,恨不能有条地缝钻进去。

  蓝夫人赶紧解围:“落雪,你这丫头!尊上成天忙于处理长生殿的事务,哪有精力给你伴奏?你的侍女琳琅不是会抚琴吗?让她给你伴奏就是。”

  蓝落雪点了点头,她心里憋着一股劲儿,尊上一定是初次见面对我不了解,所以才这么对待我,我会让他看到我比那个云初玖强多了。

  琴声想起,蓝落雪翩翩起舞,由于她本身有灵力,所以腰身很是柔软,舞蹈的观赏性很强,就连云初玖也不得不承认,这小白莲舞跳的还是不错的,只不过,你跳就跳呗,总朝小白莲暗送秋波是几个意思?

  一刻钟过后,蓝落雪跳完了,微微有些羞赧的说道:“殿主伯伯,落雪献丑了!”

  帝凛寒带头鼓掌,可惜除了蓝夫人和她们带来的侍女,没有一个人配合,帝凛寒只好说道:“落雪丫头不必自谦,你的舞技想必是得到了你母亲的真传,想当初四师妹的舞技也是闻名整个天元大陆的。”

  “殿主伯伯谬赞了,小九妹妹,你觉得我跳的如何?”蓝落雪微微挑衅的看向了云初玖。

  “跳的还凑合吧,就是你眼睛是不是有毛病啊?没事总眨什么?抽筋了?北溟哥哥,你注意到了吗?她眼睛八成真有毛病。”云初玖放下手里的灵果说道。

  帝北溟微微点了点头:“蓝小姐,你的眼睛确实有些问题,还是尽早回极北之地找个郎中看看吧。”

  蓝落雪差点气晕过去,刚才尊上还说自己没有妹妹,不允许我称呼他北溟哥哥,为什么云初玖这么称呼他就不反对?还有,我明明是用眼神向你表达心意,你竟然说我眼睛有毛病?还让我尽早回极北之地?这不就是变相的驱逐吗?

  蓝落雪羞愤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,蓝夫人给她使了个眼色,示意她回到座位上去,然后淡淡的说道:“小九丫头,你说落雪的舞蹈跳的一般,不如你也跳支舞吧,让落雪也长长见识。”

  蓝夫人笃定云初玖是不会跳舞的,即便会跳也不会跳的太好,这样一来面子就找回来了。

  宴客厅里面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云初玖,帝北溟刚要出言解围,就听见云初玖说道:“我不会跳啊!不会跳舞又不耽误吃饭睡觉,再说了,想看跳舞买几个舞姬不就行了?用得着我自己跳吗?难道你们蓝家连买舞姬的钱都没有?怪不得一直惦记蓝落尘付给我的灵石呢!”

  殿主夫人差点笑出声来,小九这番话说的实在是太损了,既贬低了蓝落雪也贬低了蓝家,真是解气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