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夫人显然是从来没有遇到过云初玖这样的人,一时之间被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,蓝落雪腾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:“云初玖,你把我比作舞姬?你马上向我道歉!”

  云初玖无奈的一摊手:“哎呦喂,我听说过有捡宝贝的,没听说还有捡骂的!我哪句话说你蓝落雪是舞姬了?北溟哥哥,我说过蓝落雪是舞姬吗?”

  帝北溟淡淡的吐出两个字:“未曾。”

  蓝落雪见两人一唱一和,心里更是妒火中烧:“娘,我们来长生殿是做客的,不是来受气的,我们这就启程回蓝家。”

  蓝夫人的眼圈一红,看向了帝凛寒:“师兄,白天的时候,我就说我不住了,你偏偏挽留我们母女,没想到现在又受如此贬损,我们母女这就告辞了,以后我们都不会再踏进长生殿半步。”

  帝凛寒见状,顿时就不悦的拍了一下桌子:“小九丫头!你真是太过分了!还不赶紧给你蓝姨母和落雪丫头道歉?”

  殿主夫人好不容易才按耐住掀翻桌子的念头,特么的,你个老混蛋,胳膊肘就知道往外拐?楚灵芸给你灌什么**汤了?她一装可怜你就不知道北了?

  帝北溟猛然站了起来:“父亲,我前殿还有事情要处理,我先行告退。”

  帝凛寒没好气的挥挥手:“去吧!”

  “小九,我有事情问你,你跟我出来一下!”帝北溟走到云初玖身边,直接牵着云初玖的手就往外走。

  帝凛寒气的差点背过气去,你个小兔崽子,你哪里是有事情,你这是护媳妇呢!真是岂有此理!

  帝凛寒刚要发作,就见云初玖转过头来,笑眯眯的说道:“蓝夫人,落雪姐姐,对不住了啊,你们虽然会跳舞,但是你们都不是舞姬,你们都是正经人,你们不是勾搭人的妖艳贱货!”

  云初玖说完,屁颠屁颠的就跟着帝北溟走了,蓝落雪气的一跺脚:“殿主伯伯,她这叫道歉吗?娘,我们走,我们回家!”

  蓝夫人用手帕擦了擦眼泪:“师兄,我知道你现在有些事情说的也不算,我们母女就不给你添麻烦了,我们这就告辞了。”

  帝凛寒当即脸面就挂不住了,猛然一拍桌子:“四师妹,落雪丫头你们尽管住下,我明天就让小九丫头去给你们登门道歉!锦瑟,你随我来!”帝凛寒阴沉着脸对殿主夫人说道。

  殿主夫人也是一肚子气呢,当即就起身跟着帝凛寒走了。

  罗管事虽然恨不能马上把蓝氏母女这对搅屎棍子赶出去,但是想起帝凛寒的吩咐,也只好说道:“蓝夫人,蓝小姐,还请移步客舍休息。”

  蓝氏母女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,带着侍女回到了客舍。

  “娘,那个云初玖实在是太可恶了!也不知道哥哥和尊上是什么眼神,竟然会喜欢她?简直就是一个粗鄙的无赖!”

  蓝夫人眼睛里闪过几丝狠厉:“不过是一个黄毛丫头罢了,蹦跶不了多长时间!落雪,你和娘说实话,你是不是喜欢上了尊上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