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落雪脸色微红:“娘!你说什么呢!”

  蓝夫人用手指戳了一下蓝落雪的额头:“你害羞这就是承认了?如果你喜欢,娘就帮你嫁入长生殿,当初叶锦瑟那个贱人抢走了殿主夫人的位子,以后殿主夫人是我女儿的!”

  “娘,你放心,只要我嫁进长生殿,我一定想办法收拾殿主夫人替您出气!只是,尊上对那个云初玖一看就很上心,我能有机会吗?”蓝落雪一脸期盼的问蓝夫人。

  “傻丫头,机会是自己创造的,难道你觉得你还比不过云初玖那个粗鄙的无赖吗?”

  “娘,我自然是比她强的,但是尊上都不搭理我,我怎么创造机会啊?”蓝落雪噘着嘴说道。

  “如果把云初玖撵出长生殿,你不就有希望了?”

  “把云初玖撵出长生殿?娘,你说什么呢?那个云初玖一看就颇受殿主伯伯和殿主夫人的喜爱,怎么可能被撵出去?”

  “如果我估算不差的话,今天晚上师兄和叶锦瑟那个贱人必然会大吵一番,两人的感情一定会起波澜。

  而且,明天师兄一定会逼着云初玖来道歉,到时候,我们演一出苦肉计,诬陷云初玖报复咱们母女。

  到时候,师兄一定会训斥云初玖,叶锦瑟那个贱人一定会维护,她越这样,师兄就会越生气,再加上云初玖口无遮拦,到时候师兄就会把云初玖赶出长生殿。

  如果云初玖被赶出去了,以你的容貌和才华,你还怕不能得到尊上的喜爱?”

  蓝夫人眼眸里满是算计,来的时候她就抱着这样的打算,如果落雪喜欢帝北溟,那么就让落雪嫁入长生殿,即便落雪不喜欢,把长生殿搅和的一塌糊涂也不错,叶锦瑟这个贱人根本就不配这么幸福,这一切本该是我楚灵芸的!

  果然,事情和蓝夫人预料的一样,当晚帝凛寒和殿主夫人大吵了一架,差点把卧室都拆了。

  第二天,云初玖见到殿主夫人的时候,差点笑出声来,只见殿主夫人眼睛肿的像个桃儿似的,显然是哭的老惨老惨了。

  “姨姨,您这眼睛被蚊子叮了?”

  殿主夫人冷哼一声:“少贫嘴,我知道你鬼点子多,尽快想个办法把那对贱人给我弄走,我亏待不了你。”

  “姨姨,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真是太见外了!您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,那对白莲花也该滚蛋了!对了,姨姨,您亏待不了我,是怎么个不亏待法啊?是给我灵石还是给我灵器啊?”云初玖嬉皮笑脸的问道。

  殿主夫人都气乐了:“你个小无赖!你从我这里坑的东西还少了?我告诉你,帝凛寒那个老混蛋一会儿就得让你去道歉,你赶紧想办法应对吧。”

  “姨姨,您放心好了,让我道歉我就去呗,道歉又不会少块儿肉!只是您的眼睛还是抹点消肿的药膏吧,要不然老白莲该笑话您了。”

  殿主夫人就顾着伤心生气了,听云初玖这么说,这才找出药膏抹在眼睛上,不大一会儿,眼睛就消肿了,但还是有些红,一看就是哭过的,但也没有别的好办法遮掩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