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九丫头,我这眼睛还红着,一会儿你去道歉我就不陪着你去了,让罗管事和你一起去,你姨夫就是个爱面子的臭脾气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殿主夫人虽然和帝凛寒吵的凶,但是也知道帝凛寒并不是对蓝夫人有什么想法,只是爱面子罢了。

  “姨姨,你放心,我才不会上了老白莲的当呢,她就是想搅和的咱们鸡犬不宁,咱们不能让她得逞,您也别生气了,有句话说的话,床头打架床尾和,您也适当的使用使用美人计什么的……”

  “闭嘴!这话是你一个小姑娘说的吗?以后不准再看那些什么破话本了,如果让我看见都给你烧了……”殿主夫人大怒。

  云初玖后悔的肠子都青了,叫你欠儿,叫你欠儿,这下可好,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!

  殿主夫人正训云初玖的时候,帝凛寒走了进来,帝凛寒看到殿主夫人红着的眼睛,就有些心疼,不过还是放不下面子,冷声对云初玖说道:“小九丫头,昨天你实在太过分了!不管怎么说你蓝姨母和落雪丫头是客人,你指桑骂槐说她们是舞姬,还讽刺蓝家窘迫,这让人多下不来台!你现在,马上去客舍给她们道歉。”

  云初玖乖巧的点了点头:“姨夫,您说的对,我错了!我即便再不喜欢她们,也应该顾及到您的颜面,我这样做实在让您太难做了,我真的知道错了。”

  “哼!这是你的真心话?不会又是搪塞我的吧?”帝凛寒以为云初玖肯定一堆歪理邪说等着他呢,没想到竟然变得这么通情达理,觉得有些不太正常。

  “姨夫,本来我确实是想不通的,但是刚才我姨姨训了我一顿,她说您作为一殿之主,颜面至关重要。

  咱们关起门来怎样都可以,但是在外人面前必须给足您面子。我觉得姨姨说的很有道理,所以我意识到了我的错误,对了,姨夫,您看我姨姨昨天晚上后悔的哭了一夜,眼睛都肿了,您就一点不心疼?您二位慢慢聊,我去道歉了啊!”云初玖说完,朝着殿主夫人眨了眨眼睛跑了出去。

  帝凛寒没想到殿主夫人竟然会这般的通情达理,上前就握住了殿主夫人的手:“锦瑟,小九丫头说的是真的?你真的想通了?”

  殿主夫人心说,我想通个屁!但是她也知道云初玖这样做是为了她好,只好违心的说道:“夫君,小九丫头说的没错,以后在外人面前我会给足你面子的。”

  帝凛寒听着殿主夫人善解人意的话语,再看到殿主夫人哭的通红的眼睛,心里顿时就是一软:“锦瑟,我也有不对的地方,我不应该朝你发脾气,以后不准这么哭了,你要是哭坏了身子,为夫会心疼的。“

  “哼,说的好听,我看你四师妹哭的时候你才心疼呢!”殿主夫人半是撒娇半是埋怨的说道。

  “她哭我心疼什么?我不过是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罢了!只有你哭,这才会心疼,我昨晚因为担心你都没睡好!”帝凛寒见殿主夫人嗔怒的娇容,顿时心里软的一塌糊涂。

  殿主夫人见帝凛寒态度变软,心说,小九丫头说的没错,关键时候,美人计还是有效果的,看来以后要常用才好…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