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夫人也是有些好奇,但是转念一想就明白了,估计落雪是想让身上的伤势严重一些,这样就更有说服力,不得不说,落雪这狠劲和我年轻的时候很像,既然是苦肉计,自然要逼真一些才好。

  所以,蓝夫人并没有出来制止,只是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小九丫头、落雪,你们都给我住手,有话好好说。”

  罗管事虽然有些纳闷云初玖这抽风似的画风转变,但是她心里笃定,九小姐一定自有安排,我只需看戏就好,所以也没动弹。

  于是,蓝落雪悲催了,明明被云初玖揍的五脏六腑都疼的要命,偏偏根本就不能动弹,而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能在那生不如死的被云初玖一顿踹。

  云初玖这货精着呢,根本就没踢蓝落雪的脸,专门往身上脆弱的部位踢,踢的那叫一个嗨,一直踢了小半个时辰。

  蓝夫人终于觉察到不对劲儿了!

  落雪就是再能忍,也不该一声都没有啊?难道,难道被云初玖给踢死了?

  蓝夫人想到这里,猛然跃到了院子里面,伸手就朝云初玖拍了过去,云初玖往旁边一闪,开启了录音石之后,才悲愤的说道:“哎哟,疼死我了!蓝夫人,你,你竟然以大欺小,你竟然打我?”

  蓝夫人哪有时间搭理她,见蓝落雪并没有出事,这才放下心来:“落雪,落雪,你怎么样?”

  蓝落雪突然惨叫起来:“啊,疼死我了!疼死我了!娘,云初玖那个贱人打的我好疼啊!而且我刚才就像中了邪术一样,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弹!她一定给我下毒了!您赶紧帮我报仇,把她抓住,我要把她碎尸万段!”

  蓝夫人皱了皱眉,心里有些迟疑,落雪这是演的还是真的?不管怎么说,云初玖把落雪打了这事已经做实了,既然如此,就把事情闹大吧!

  蓝夫人给旁边的侍女使了个一个眼色,那名侍女把院子的防护阵撤了,蓝夫人正要痛斥云初玖殴打蓝落雪的时候,就看见云初玖冲着她诡秘的一笑。

  蓝夫人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,然后就听见云初玖嗷的一声嚎上来:“蓝夫人,落雪姐姐,我都已经给你们道歉了,你们为什么还打我?罗管事救命啊!”

  蓝夫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看见云初玖把自己的头发弄得乱七八糟,而且还在地上滚了几滚,嘴边还抹上了一些血,一脸挑衅的看着她。

  罗管事也是个精的,看见云初玖这么做,马上就提高了音量说道:“蓝夫人!蓝夫人,有话好好说,您别动手啊!

  蓝夫人终于明白两人这是准备反咬一口了,气的大声喝道:“闭嘴!明明是云初玖打了落雪!我何时打云初玖了?”

  云初玖没等她说完,就冲出了院子:“救命啊!救命啊!救命啊!杀人了!姨姨,姨夫,救命啊!蓝夫人要杀了我啊!”

  罗管事马上配合的喊道:“九小姐,你快跑,奴婢帮你拦着蓝夫人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