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夫人看着云初玖和罗管事的背影,气的差点晕过去,赶紧小声的问蓝落雪:“落雪,你没事吧?咱们这就去见你殿主伯伯,免得被云初玖那个贱人恶人先告状。”

  蓝落雪疼的身上的衣服都快被汗水浸透了,惨叫着说道:“娘,我要疼死了!我是真的要疼死了!”

  蓝夫人这才意识到蓝落雪不是在演戏,赶紧把脉,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,虽然云初玖踢的不轻,但是并没有对内脏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,仅仅是皮肉伤罢了:“落雪,你身上并没有什么不妥啊?”

  “娘,我说的是真的,我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,我要疼死了!娘,一定是云初玖那个贱人给我下了什么毒,您快带我去找殿主伯伯。”

  蓝夫人见蓝落雪如此说,顿时也急了,赶紧让两个侍女用软榻抬着蓝落雪前往会客厅。

  帝凛寒和殿主夫人两个人消除了“误会”正甜甜蜜蜜的时候,有侍女就在外面禀报:“殿主,夫人,九小姐被蓝夫人打了,正在会客厅哭呢!”

  “什么?那个贱人竟然敢打小九?”殿主夫人顿时就怒了,腾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。

  帝凛寒微微不悦的说道:“锦瑟!注意你的言辞,言辞如此粗鄙,成何体统?!事情还没调查清楚,不要妄下结论,四师妹一向通情达理,怎么会打小九?”

  殿主夫人气的直咬牙,但是想起云初玖的嘱咐,只好冷淡的说道:“那就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,丑话说在前头,如果真的是你的好师妹打了小九,我不会对她客气的。”

  帝凛寒顿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小九一向顽皮,肯定又是她在胡闹,师妹是长辈,怎么可能对小九就动手?我们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两人还没到会客厅门口,就看见外面聚集了不少下人,看到帝凛寒和殿主夫人过来,纷纷说道:“殿主,殿主夫人,虽然有些话我们不该说,但是那个蓝夫人太过分了!九小姐明明是去道歉的,她竟然追着九小姐打,要不是罗管事拦着,九小姐说不定都会没命的!”

  “就是,我们都听到了九小姐的惨叫声,还看见九小姐很是狼狈的才从客舍逃了出来,那个蓝夫人实在是太过分了。”

  “是啊,九小姐那么诚心诚意的去道歉,竟然差点没命了,真是太可怜了!九小姐都快哭的上不来气了!”

  ……

  殿主夫人怒不可遏:“楚灵芸真是欺人太甚!夫君,你还要维护她吗?”

  “锦瑟,你先别着急,我们进去看看小九丫头的情况,然后再商量怎么办。”帝凛寒本来心里是不信的,可是听见这么多人都这么说,顿时就信了几分,心里很是不悦,四师妹,即便小九丫头再不对,她也是你的晚辈,你竟然要杀了她?真是过分!

  殿主夫人虽然恨不能马上去找蓝夫人算账,但更担心云初玖,于是冲进了会客厅,只见云初玖正披头散发的坐在那哭呢,哭的那叫一个可怜,上气不接下气的,仿佛随时要晕过去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