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啥?你的意思是说,那个什么三日醉非但毒不死我还对我有好处?”云初玖瞪圆了眼睛,显然有些接受无能。

  “我从脉象看,确实如此,你自己内视丹田看看!”

  云初玖马上盘腿坐在床上,开始内视,然后这货哭了!

  丹田之内的那棵小草正用两片叶子抱着一粒丹药啃呢!

  特么的!谁的丹田能长草?!

  谁见过小草长着一张嘴的?!

  呜呜,是我是我还是我!

  那棵小草或许是注意到了云初玖的窥视,还得瑟的摇了摇!

  云初玖还注意到,经脉里面有丝丝黑气正在快速的朝着丹田汇聚,而这些黑气最终也都被那棵小草给“吃”掉了!

  至于雷电之力则是那棵小草缓慢往出释放的,仿佛吃进去多少黑气和丹药就会吐出来多少相对应的雷电之力!

 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?!

  云初玖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,神识只好退了出来!然后坐在床上一脸的懵逼!

  “怎么样?看到了吗?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帝北溟焦急的问道!

  “我丹田里面长了一棵草……”

  “等等,你说什么?你说你丹田里面长了,长了一棵草?”帝北溟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!

  云初玖重重的点了点头,哭丧着脸说道:“那棵该死的草以前吞噬雷电,现在又开始吞噬丹药了……”

  云初玖巴拉巴拉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一遍,她并没有意识到向来防备心极重的她为何对帝北溟没有丝毫隐瞒。

  帝北溟一脸的懵逼,丹田里长草?那棵草还能吞噬雷电?还能吞噬丹药?还能吸收毒素?还能释放雷电之力?

  这简直是闻所未闻的事情,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?!

  云初玖见帝北溟不说话,顿时心里就慌了:“我是不是真的没救了?我是不是就要变成那棵草的养料了?呜呜,没想到我云初玖英雄一世,最后居然会死在一棵草的手里!我真是死不瞑目啊!”

  帝北溟紧皱眉头,在屋子里来回的踱步:“黑东西,你不用太担心,即便那棵草对你有危害,暂时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!它应该是把你当做一个宿体,在它完全成长起来之前不会对你怎么样的!总会找到办法除掉它的!”

  云初玖扁了扁嘴:“嗯,也只能这样了!不过,我对付不了那棵草,我还是能对付那个什么张志的!我饶不了他!居然想毒死我,我早晚得弄死他!”

  帝北溟眼眸深了深,没有说话!

  第二天上午,灵华宗就炸了锅!

  “听说没?炼丹房张志被人挑断了手筋和脚筋!”

  “不止这样,听说还被人把舌头割了!”

  “我还听说修为也被废了!这简直比死还遭罪!”

  “这到底是谁做的?这人修为一定非常的高!”

  “听说祁长老都气坏了,要彻查呢!这人简直是胆大包天!”

  “会不会是别的门派的奸细干的?”

  “没道理啊,奸细这么做有什么目的?张志不过一个内门弟子而已!”

  “那就应该是仇杀了,谁会和张志有这么大的仇啊?”

  ……

 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,这件事情不会是小白脸做的吧?!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