殿主夫人心疼的都快揪揪成一团了,马上跑了过去:“小九,小九,你没事吧?”

  殿主夫人一眼就看见了云初玖嘴边的血渍,顿时就怒了:“特么的!帝凛寒,我今天非要杀了楚灵芸那个贱人不可!我都没动过小九一个手指头,她竟然把小九都打的吐血了,真是找死!”

  帝凛寒看到云初玖可怜兮兮的小模样,心里也很心疼,怒不可遏,四师妹啊,四师妹,你实在是太不应该!就算是小九丫头再过分,你看在我的面子上,也不应该对小九丫头下此重手,你真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!

  再说,小九丫头是给你去道歉的,你不原谅也就罢了,为何要下此重手?难怪锦瑟一直说你心术不正,看来真的是我错看你了!

  “锦瑟,你不要激动,放心,如果这事真的是四师妹做的不对,我一定会给小九做主的。来人!去把蓝夫人和蓝小姐请来。”帝凛寒面沉似水的说道。

  殿主夫人听见帝凛寒这么说,这才稍稍平复了一下怒气,关切的问云初玖:“小九,你伤的重不重?服没服止血的丹药?你放心,姨姨会为你做主的!罗管事,你该当何罪?你就眼睁睁看着小九丫头被打?”

  云初玖赶紧抽抽搭搭的说道:“姨姨,您别怪罗管事,蓝夫人毕竟毕竟是客人,她不好动手的,而且要不是她拦着,蓝夫人真的会杀了我的!

  呜呜,姨姨,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大亏,要不是怕姨夫不高兴,我早就放出灵力小猪弄死她了!

  可是姨姨你早上都训斥我了,不能不给姨夫面子,所以我就忍了,呜呜,姨姨,忍字头上一把刀啊,我的心里好难受啊!哇哇!”

  云初玖越说越伤心,后来就开始嚎啕大哭,帝凛寒的老脸青一阵白一阵,云初玖的话就像割他的心似的,额头上的青筋都崩了起来,心头的怒火已经到了极点,就在这个时候蓝夫人带着蓝落雪到了。

  蓝夫人一进会客厅,马上就愤怒的说道:“师兄,锦瑟,你们必须给我做主,云初玖口口声声说去给我道歉,可是却把落雪打成了这个样子!真是岂有此理!”

  蓝落雪被两个侍女从软榻上搀扶下来,哭着说道:“殿主伯伯,您可要给落雪做主啊,云初玖把我打的好惨啊!”

  帝凛寒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,冷声说道:“四师妹,你说小九丫头把落雪打了?那为何小九丫头形容如此狼狈?而且下人们异口同声说是你打的?”

  蓝夫人苦笑了一声:“师兄,这些下人都是长生殿的,自然和云初玖口径一致,云初玖不过是自导自演了一场戏而已,真正的受害者是我的落雪,你看她都疼成了什么样?一定是云初玖给她下了什么剧毒。

  师兄,事到如今,我也不想要什么公道了,只求你念在师兄妹的情分上,让云初玖把解药给我,我们母女马上离开长生殿,以后绝不会踏入长生殿半步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