片刻之后,徐长老走进了会客厅。

  “徐长老,你去给落雪丫头和小九丫头验一下伤,一定要从实禀报,否则定斩不饶。”帝凛寒沉声说道。

  “是!”

  徐长老先走到云初玖身边:“九小姐,麻烦伸出右手。”

 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,把右手伸了出来,徐长老把脉过后说道:“启禀殿主,殿主夫人,九小姐身体并无异常。”

  殿主夫人心里一颤,完了!难道真的是小九在说谎?小九啊小九,这次恐怕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!凛寒最讨厌的就是被人欺骗,况且这件事情闹的这么大,恐怕我也保不住你啊,只能慢慢等凛寒消气了才能帮你求情。

  帝凛寒的脸色果然阴沉了下来,目光沉沉的看向云初玖:“小九丫头,你不是说四师妹打了你一掌吗?为何你身体无碍?”

  云初玖无辜的说道:“姨夫,蓝夫人确实打了我一掌,但是我服下丹药了啊,所以伤就好了呗!这很奇怪吗?”

  “胡说八道!即便你服用了丹药,也不会毫无痕迹,徐长老也你能探查出来你曾经受了内伤,你这是在狡辩!小九丫头,我对你的印象一直不错,觉得你聪明伶俐,而且心地善良,没想到你竟然耍这样的小手段诬陷人,并且愚弄我,真是太让我失望了!你收拾一下东西,回天元学院吧!”帝凛寒怒声说道,额头的青筋都崩了起来,显然是非常的气愤。

  殿主夫人虽然有心求情,但知道现在求情,那就是火上浇油,只好给云初玖使了个眼色,那意思先缓缓再说,没想到云初玖冷冷一笑:“姨夫,啊,不,殿主大人,我一向也是最佩服您、最敬仰您的,只是没想到,您竟然在事情还没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就定了我的罪,我真是太失望了!这话是您说的,您要赶我走,您放心,除非您求我,否则我不会再踏进长生殿一步,如果我说话不算话,就让天雷劈死我!”

  殿主夫人急的想撞墙,小祖宗啊,这个时候,你犟个什么劲儿?!你平时的机灵劲儿都去哪了?

  蓝夫人却是心里得意非常,太好了!虽然中间出了点偏差,但是结果比我当初预想的还要好,不但云初玖这个贱人要被撵出去了,而且她还作死的和师兄怼上了,以后都休想回到长生殿!

  就在这时,帝北溟闻讯赶了过来,一进会客厅,看到云初玖狼狈的模样和通红的眼睛,顿时身上的冷气就弥漫开来。

  “小九,怎么回事?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的?”

  “男神,呜呜,我好伤心,姨夫他要把我赶出长生殿,他为了那个老白莲不但骂姨姨,现在还要把我赶出去,呜呜……”云初玖扑到帝北溟怀里就开始嚎。

  帝北溟的拳头攥了攥:“父亲,小九说的是真的?您当真为了那么一个东西就要赶走小九?”

  帝凛寒见帝北溟如此维护云初玖,更加的愤怒:“北溟!你问问小九丫头做了什么好事?!我让她去给四师妹道歉,她可好,不但打伤了落雪丫头,而且还反咬一口说四师妹把她打伤了,结果徐长老一验看,她根本就没受伤,摆明了她在说谎!她做的如此过分,我把她赶出长生殿有什么不对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