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凛寒说完之后,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帝北溟身上,蓝落雪虽然疼的要命,但是阴谋得逞的兴奋让她暂时忘却了疼痛,心说,云初玖,你个贱人,这一次,不但你要被赶出长生殿,而且尊上也会对你大失所望,你就等着众叛亲离吧!

  “父亲,我相信小九说的都是实话。退一步说,即便她说的是假话,我也支持她,只要是小九做的,我都觉得是对的。小九,你别难过,既然是那两个东西招惹了你,我现在就杀了她们给你出气。”帝北溟说完,冷冷的看向了蓝氏母女。

  蓝夫人不禁打了个寒颤,因为她发现帝北溟说的绝对是你真的,因为他看她们的眼神,完全是在看两个死人。

  “师兄!师兄!您可得给我们母女做主啊!尊上这,这真的是要杀了我们啊!”蓝夫人后悔了,没想到帝北溟竟然对那个贱人如此的痴情,即便把云初玖赶出了长生殿,恐怕我们母女的小命不保啊!

  帝凛寒也是一愣,继而勃然大怒:“兔崽子!你这是和我对着干吗?你今天要是敢动她们一个汗毛,我饶不了你!”

  帝北溟冷冷一笑:“父亲,为了那样的一个蠢货,您不惜众叛亲离,您认为值得吗?”

  “不管怎么说,今天的事情是小九丫头的错,小九丫头,你马上离开长生殿,这里不欢迎你!”帝凛寒心里隐隐有些后悔,觉得话说的有些重,但是箭在弦上,也只能咬牙认了,要不然颜面何存?!

  帝北溟眼眸一深:“父亲,这是您所做的最愚蠢的一个决定,既然如此,以后我也不回后殿住了。”

  帝凛寒气的差点晕过去,反了,反了,全反了!真是气煞我也!

  气氛正无比紧张的时候,云初玖擦了擦眼泪对着帝凛寒说道:“殿主大人,我离开自然是要离开的,但是我不能这么受冤枉的离开,既然已经验了我的伤,那是不是也应该验验蓝落雪的伤呢?”

  帝凛寒冷哼一声:“落雪丫头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冷汗浸透,怎么会是装的?不过,验验也好,也能证明你确实打了她。徐长老,你过去验看一下。”

  徐长老都已经被吓的懵逼了,艾玛,我在长生殿这么长时间了,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吓人的场面,殿主和尊上闹翻了?

  徐长老缓过神来,走到蓝落雪身边,将手搭在蓝落雪的手腕处探了探脉搏,然后皱了皱眉,好半晌没有说话。

  除了帝北溟和云初玖,几乎所有的人都觉得,蓝落雪看来真的是中毒了,否则徐长老不会这么长时间没下结论。

  蓝夫人虽然心里有些害怕帝北溟放出来的狠话,但是转念一想,反正有师兄呢,再说,我们蓝家也不是好招惹的,我就不信他还真能杀了我们,于是说道:“师兄,徐长老都这么为难,这说明落雪中的毒很是严重,师兄,您不能就这么让云初玖离开,必须让她交出解药才行。”

  帝凛寒见状,心里的底气也足了些,看来我真的没有冤枉小九丫头,于是冷声说道:“小九丫头,你把解药交出来,要不然,哼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