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淡淡的说道:“殿主大人,我并没有给蓝落雪下毒,哪里来的解药?”

  帝凛寒脸色更加的阴沉:“小九丫头,事关人命,不要胡闹,赶紧把解药交出来,要不然……”

  “殿主大人,要不然您还会让人逼我不成?”云初玖眼眸微冷,她本来可以很轻松的揭穿蓝氏母女的小把戏,但是她觉得帝凛寒这自以为是、爱面子甚于一切的臭毛病早晚要出问题,既然如此,那就把不安定因素直接扼杀在萌芽状态。

  帝凛寒见云初玖和他针锋相对,气的怒吼:“你这是冥顽不灵!你和落雪丫头不过是口舌之争罢了,你至于要她的性命吗?真是太恶毒了!北溟,你让她把解药交出来!”

  帝北溟冷冷的说道:“父亲,小九说没下毒那就是没下毒,况且徐长老还没下定论,难道那个东西说是中毒你就信吗?你平时的判断力和谨慎都去哪了?“

  帝凛寒被帝北溟怼的差点背过气去:“好!好!你个逆子!我就让你心服口服!徐长老,你说,落雪丫头是不是中毒了?”

  徐长老小心翼翼的看了帝凛寒一眼,这才说道:“殿主,蓝小姐仅仅是受了一些轻微的外伤而已,并没有受内伤,更没有中毒。”

  “你胡说八道!我疼的都要晕过去了,怎么会没有中毒?而且云初玖踢了我两脚之后,我就不能动弹也不能说话了,这不是中毒这是什么?殿主伯伯,这人一定是受了尊上的威胁,所以才睁眼说瞎话的。”蓝落雪指着徐长老愤怒的说道。

  帝凛寒脸色阴沉的看向徐长老:“徐长老,此事非同儿戏,如果你敢欺瞒于我,哼!”

  徐长老苦笑一声:“殿主,既然您如此不信任我,我以后就闭关研究炼丹之术,以后问诊的事情就交由别的长老吧。”

  云初玖给徐长老点了一百二十个赞,这老头儿够硬气,这软钉子怼死老顽固了!该!

  帝凛寒果然脸色铁青:“好!好!你们都反了!冷风,你拿着我的殿主令牌去把屈长老请来,今天的事情我非要弄个水落石出不可。”

  随着帝凛寒的话音,外面进来一名暗卫,拿着帝凛寒的令牌出去了。

  云初玖暗地里撇了撇嘴,小白脸和他爹起名字的水平都不咋地,暗风还凑合,这冷风是个什么鬼?还不如叫西北风呢!

  蓝氏母女见帝凛寒如此震怒,心里很是得意,只要罪名落实,云初玖不但肯定被赶出长生殿,而且以后都休想再进入长生殿,殿主一定不会同意她和尊上的婚事,这个贱人蹦跶到头了!

  殿主夫人急的直想撞墙,怎么这事情越闹越大?屈长老常年闭关炼丹,如果不是非常大的事情都不会惊动他的,凛寒竟然把他叫来,这是铁了心要给小九丫头定罪吗?

  殿主夫人担心之余,心里还有几分酸楚,这就是我一直倾慕的夫君吗?在他的心里,面子就那么重要?为了面子就这么忽略亲人的感受?为了面子就这么不信任自己的下属?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