殿主夫人想着想着眼圈就红了,以前的凛寒虽然也爱面子,但却没有这样严重,难道是多年身处高位让他忘记了本心?还是说,他觉得当年他的选择是错的?

  殿主夫人正愁肠百转的时候,一位老者走进了会客厅。

  帝凛寒尽管愤怒到了极点,但是看到老者进来,还是缓和了脸色,带有几分恭敬的说道:“屈长老,这次请您过来,是想麻烦您验看一下落雪丫头是不是中毒了。”

  屈长老微微皱了皱眉,但还是走到蓝落雪身边,开始诊脉。

  片刻之后,屈长老不悦的说道:“殿主,你这是拿老夫寻开心吗?这个姑娘只有一些皮外伤而已,根本没有中毒!”

  蓝落雪当即就吵嚷上了:“你,你胡说八道!殿主伯伯,他一定也是被尊上收买了!我都要疼死了,怎么可能没中毒?难道我身上的冷汗都是假的吗?”

  屈长老冷哼了一声:“这个世上还没有谁能够收买老夫,至于你身上的冷汗,修炼之人逼出一身冷汗应该不算什么难事吧?殿主,我验看完了,我可以走了吧?我还有几炉丹药没炼制呢?我可没兴趣卷入这些陷害人的把戏。”

  帝凛寒的脸一阵青一阵白,他对徐长老的话还有一些怀疑,但是对屈长老则是半点怀疑都没有,赶紧说道:“落雪丫头,你闭嘴!屈长老岂会说谎?!屈长老,既然您已经验看完毕,那您请回吧!”

  就在这时,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:“屈长老,请留步!殿主大人,既然屈长老来了,那也帮我验上一验,看看我是不是因为服用了丹药这才看不出来伤势。”

  帝凛寒见说话的是云初玖,他皱了皱眉,他现在心乱如麻,微微有些不耐烦的说道:“徐长老不是已经证实你没有受伤吗?还验看什么?”

  “殿主大人,您不是一向标榜处事公平吗?既然蓝落雪可以被验看了两次,我为什么就不能?”云初玖小脸冷若冰霜,这个老顽固就是欠收拾!一会儿就让你被打脸,看你以后还有没有脸再死要面子!

  “好!好!屈长老,麻烦您也给这个小无赖看看!真是气煞我也!”帝凛寒气的直抽抽。

  屈长老虽然脾气古怪,但是也不好拂逆帝凛寒的命令,开始给云初玖诊脉。

  很快,屈长老就冷哼道:“她也没什么事情,甚至连轻伤都没有,真是浪费老夫的时间。”

  蓝落雪刚才还有些失望,现在见屈长老如此说,顿时就有底气了:“殿主伯伯,虽然云初玖没给我下毒,但是她打了我是真的,她身上并没有伤,就说明她是污蔑我娘的,我娘根本就没打她。”

  蓝夫人一脸委屈的说道:“师兄,我身为长辈能对一个晚辈动手吗?好在有徐长老和屈长老明察秋毫,这才还了我的清白,要不然我真是满身是嘴也说不清了。”

  帝凛寒咬了咬牙:“事情已经水落石出,小九丫头,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