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没搭理帝凛寒,反而对屈长老说道:“屈长老,您说我并没有受过伤,但是您忽略了一点,我刚才已经服用了疗伤的丹药啊,所以我才会恢复如初。”

  屈长老冷哼了一声:“哼!即便你服用了超品丹药,也不会恢复的这么快,小丫头,你不要狡辩了,老夫忙的很,没工夫掺和你们的事情。”

  屈长老说完就要离开,没想到云初玖跃到他的面前,右手晃了晃,屈长老当即就愣在了当场。

  “这,这,怎么可能?你刚才拿的可是?可是?”屈长老激动的话都说不完整了。

  云初玖淡淡一笑,把手里的丹药递给了屈长老:“屈长老,我刚才服用的就是这种丹药。”

  屈长老接过丹药之后,揉了揉眼睛,仔细看了看,又闻了闻,激动的手都有些发抖了:“这,这是从何而来?”

  “北溟哥哥的师父给的,屈长老,我在受伤之后,本来是想吃普通的凝血丹的,但是太匆忙了,就误把一枚这样的丹药吃了下去,现在您总该相信我之前真的是受伤了吧?”云初玖一副委屈的神色。

  “暴殄天物啊!暴殄天物啊!如此珍贵的丹药,你竟然就这么给浪费了!真是太可惜了!殿主,刚才是老夫眼拙了,这位姑娘应该是受了伤的,只不过服用的丹药太过珍贵,所以我才没有验看出来。

  她既然着急服药,那肯定受的伤不轻,应该是受了严重的内伤。”屈长老是个药痴,心里就像猫抓似的,很想问问云初玖还有没有其他的丹药,不过前提是得把她留下来才行,所以才又加了一句。

  帝凛寒一下子就愣住了,小九丫头真的受伤了?难道我冤枉她了?

  蓝夫人急了:“屈长老,你刚才明明说云初玖没有受伤的,怎么现在又改口了?再说,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丹药让伤势这么快的恢复如初,你在撒谎!”

  屈长老冷哼了一声,根本没搭理蓝夫人。

  帝凛寒沉声说道:“四师妹,闭嘴!屈长老的人品和医术我是信得过的,你当真动手打了小九丫头?”

  蓝夫人心里转了几转,看来这个屈长老说话分量颇重,我得避重就轻才好,于是说道:“师兄,我当时只是用掌风逼开了云初玖,她最多只是受些皮外伤罢了,屈长老也不过是推断而已。不管怎么说,云初玖殴打落雪在先,都是她不对,还请师兄给我们母女做主。”

  帝凛寒刚才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,现在瞥见眼圈微红的殿主夫人,还有冷气逼人的帝北溟,再瞧瞧徐长老和屈长老不赞同的表情,心里隐隐有些后悔。

  所以,他沉吟了一下说道:“小九丫头,既然你没有下毒,并且也受了伤,那此事就大事化小吧,你马上给你蓝姨母和落雪丫头道个歉,这件事情就算了吧!”

  什么?

  蓝氏母女顿时就急了!

  道个歉就算了?刚才不都已经要把她撵出去了吗?

  蓝落雪当即就说道:“殿主伯伯,云初玖把我打成了这样,又污蔑我母亲,就这样算了?”

  蓝夫人也委屈的说道:“师兄,你这是打算包庇云初玖吗?她昨天用言语言语侮辱我们母女,今天又殴打落雪,就这么算了?师兄,你太让我失望了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