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凛寒深深的看了蓝夫人一眼:“四师妹,想要鉴别这录音石是真是假很简单,我只需找来一位炼器大师就能分辨。不过,如果到时候真的证实这录音石是真的,就不仅仅是了断咱们师兄妹情分这么简单了,我会让你们蓝家付出相应的代价,你确定要那么做吗?”

  蓝夫人看见帝凛寒的神色,知道事情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,只好说道:“师兄,好吧,既然你不信我,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!等你气消了,咱们再坐下来好好谈谈。”

  云初玖暗想,这个蓝夫人也算个奇葩,都这样了,竟然还能镇定自若,这不仅仅是脸皮厚的原因,而是这种人根本就没有脸。

  这时,蓝落雪醒了过来,知道大势已去,干脆也不装了,直接就骂道:“云初玖,你到底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,为什么我全身都疼痛难忍?”

  云初玖翘了翘嘴角:“蓝落雪,刚才两位长老不都说了吗?你的伤不重,而且也没中毒,至于为什么疼,估计是亏心事做多了,所以遭报应了吧?”

  “你胡说八道!贱人!你赶紧把我治好,要不然我饶不了你!”蓝落雪一脸的狰狞。

  帝凛寒看到蓝落雪这一面,不禁羞愧难当,我真是瞎了眼了,我真是白活啊!

  帝北溟早就想直接把这两个白莲花赶走了,要不是云初玖拦着,刚才就动手了,现在见蓝落雪在那撒泼,冷哼一声:“来人,把这两个东西给我赶出去,以后如果再踏入长生殿百里之内,杀无赦!”

  云初玖觉得小白脸帅呆了,酷毙了!简直比他爹强一百倍!不,一千倍!

  蓝夫人被帝北溟身上的杀气吓的微微发抖,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,赶紧让手下的侍女搀扶蓝落雪匆匆离开了,至于蓝落雪的疼痛,她并没有太在意,估计过一会儿就不疼了,再说,大不了回到极北之地找个精通医术的看看就好。

  蓝氏母女走了之后,会客厅里一片死寂,帝凛寒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嘎巴了几次嘴也没说出话来,他是又悔又愧。

  “姨姨,我这就回天元学院了!以后,这长生殿我肯定是不会来了,您要是想我,就去天元学院看我吧!虽然姨夫不是我姨夫了,但您依然是我姨姨!”云初玖淡淡的说道。

  “小九丫头,姨姨送你回去吧,正好我也去无怠城待些日子。”殿主夫人红着眼圈说道。

  “真的?那真是太好了!姨姨,反正我现在也是有钱人了!到时候我就在无怠城买座大宅院,咱们娘俩每天吃香的喝辣的,想想都很美呢!北溟哥哥,你要是没什么事一起去吧!咱们三口人和和美美的多好!”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帝北溟点了点头,三个人这就往门外走,竟然谁也没搭理帝凛寒。

  帝凛寒往前追了几步,张了张嘴,还是说不出来道歉的话,额头上满是汗珠,显然是急的够呛,他的肠子都快悔青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