屈长老叹了口气:“殿主,错了就是错了,认个错没什么大不了,不要铸成大错再后悔,到时候就来不及了。”

  帝凛寒咬了咬牙,涨红着脸喊道:“都回来!我错了还不行吗?”

  云初玖三个人依然跟没听见似的,继续往前走,帝凛寒这回更急了,只好一跃而起挡在了三人面前:“这次的事情,是我武断了,你们别走了。”

  殿主夫人淡淡的说道:“夫君,这次是小九丫头机灵,如果没有录音石恐怕你还是会相信蓝氏母女的,我们在你心里难道还比不上两个外人?

  如果这次的当事者是我,恐怕你一气之下都会休了我的,我没有想到当初处处维护我的夫君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,或许你是后悔当初的选择了吧,既然如此,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吧。小九,北溟,我走!”

  “锦瑟,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我怎么可能会休了你?!你这是,你这是胡思乱想!”帝凛寒气恼的说道。

  “胡思乱想?假如你的好师妹设个局,说我打伤了蓝落雪,甚至说我打伤了她,你会怎么做?你确定你不会盛怒之下休了我?夫君,你变了!如今在你心里颜面和威严变得比我和北溟还重要!

  你让开吧,我们这些顶撞你的人都走了,就没人敢质疑你了,你也可以把你的另外两个师妹找来,随便你怎么款待,都没人管你了!”殿主夫人虽然眼泪在眼圈里打转,但还是倔强的说道。

  帝凛寒被店主夫人的话惊住了,他好半晌没有说话,最后颓然的说道:“锦瑟,北溟,小九丫头,你们都别走,大不了我不出现在你们的面前就是。”

  帝凛寒说完,直接几个跃身,不见了踪影。

 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,这是几个意思?以为逃避就能解决问题?

  殿主夫人叹了口气:“小九丫头,北溟,既然如此,我们就暂时先别走了,如果,如果他一直这样,等小九丫头开学的时候,我跟着她一起去无怠城。”

  帝北溟自然不是真的想离开,于是点了点头,返回了前殿。

  云初玖正想和殿主夫人回殿主夫人的寝宫,屈长老屁颠屁颠的凑了上来:“小丫头,不,九小姐,那样的丹药还有没有了?让老夫开开眼啊?”

  云初玖一乐,这老头儿倒算是帮了我的忙了,于是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个小瓷瓶:“北溟哥哥的师父一共就给了我这几枚,您要是感兴趣,拿去研究吧。”

  屈长老简直不敢置信:“九小姐,你,你的意思是这些丹药都给我了?这,这些可都是天品丹药啊!”

  “多谢您刚才仗义执言,这些丹药就当是我送给您的谢礼!再说,这些丹药虽然珍贵,但是毕竟等级不高,您送我一些不常见的药草就行了!”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屈长老顿时把丹药收进了储物戒指里面,然后塞给云初玖一堆珍稀的药草,生怕云初玖反悔,兔子似的跑了。

  徐长老也是心痒难耐,找了个借口飞也似的去追屈长老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