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于张志舌头被割了,无法讲话,手筋脚筋被挑断也无法写字,所以祁长老只好把相关人等叫去审问一番,云初玖自然也就叫去了!

  云初玖向来擅长演戏,大摇大摆的去了,被盘问的时候回答的自然是滴水不漏!

  祁长老觉得一个没有灵力的小丫头确实没办法做出这样的事情,问了几句就把云初玖放回来了!

  晚上收了工,云初玖屁颠屁颠的回了院子!

  “男神,那个张志是你帮我收拾的吧?”云初玖闪着星星眼问帝北溟!

  帝北溟心里很是得意,面上却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:“本尊只是看他不顺眼而已,与你无关!”

  “男神,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出气!你真是个大好人!我爱死你了!”云初玖激动之下,踮起脚,在帝北溟的脸颊上就亲了一下!

  帝北溟整个人仿佛都被定住了,脑袋里轰的一声,犹如漫天的烟花绽放,柔软的触感仿佛一直传导到了心尖上!

  云初玖蹦跶了一会,皱了皱眉:“男神,那个祁长老正在追查呢,不会查到我这里来吧?”

  帝北溟终于回过神来,挑了挑眉毛,显然觉得云初玖这个问题有些多余!

  云初玖大仇得报,自然不会和帝北溟计较这些,讨好的话不停的往外蹦!

  帝北溟很受用,心情一好,就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些灵果、糕点之类的给云初玖!

  云初玖看到好吃的,愈发的谄媚,就差摇尾巴了!

  帝北溟觉得心情无比的爽快,甜丝丝的,这种感觉简直比自己的灵力升了一阶还要奇妙!嗯,听黑东西说,厨房里面还有一个什么丁管事也不是东西,我要不要派暗隐也把他收拾了?

  帝北溟想到这里就问云初玖:“黑东西,那个什么丁管事用不用本尊也帮你收拾了?”

  云初玖想了想:“不用!不用!我自己来!就当找乐子了!”

  帝北溟也觉得那个丁军实在太弱了,让黑东西练练手也是好的!

  第二天,云初玖上工的时候,就发现丁管事看着自己的目光有几分探究,云初玖看过去的时候,他又把目光躲闪开了!

  云初玖蹦跶到了丁管事面前:“丁管事,你总看我做什么?是还想让我帮你送什么东西吗?”

  丁管事不知为何心里就有些发毛,总觉得云初玖这是话里有话,讪讪的摆了摆手:“不用!你忙你的!”

  “哦,如果需要尽管吩咐,我很乐意帮你跑腿的!”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!

  丁管事见状,心里更是发毛,敷衍了两句,匆忙的走了出去!

  丁管事越想越觉得心里不安,可是转念一想,云初玖根本没有灵力,怎么可能是她干的?一定是我想多了!

  这个该死的臭丫头,她一定是在落井下石,找我的不痛快!哼!你不用嘚瑟,还有一天,三日醉的药效就要发作了,你的死期到了!

  可是一连几天过去,云初玖依然活蹦乱跳的,根本没有中毒的症状!

  难道张志当初下毒没成功?

  对,一定是这样,云初玖不可能弄到三日醉的解药!

  虽然如此,丁管事心里还是有些发毛,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!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