殿主夫人说到这里,鼻子一酸,眼圈就微微红了,她之所以偷偷的练习绣花,就是一直对帝凛寒说过二师妹绣技高超的事情耿耿于怀,可惜她实在不是绣花的料,偷偷摸摸练习了二十多年,还是这个水平。

  帝凛寒一愣,咬了咬牙:“好,你做吧,做好了我就带。锦瑟,这次的事情,是,是我错了,我不应该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小九,也不该为了颜面让你受委屈。”

  殿主夫人冷笑了一声:“你错了?你堂堂的殿主还会错?你的四师妹温柔善良,就连她的女儿都是娇俏可爱,我们的小九丫头就是个野丫头,自然是小九丫头的错了!”

  帝凛寒老脸一红:“锦瑟,是我识人不清,我没想到四师妹会变成这个样子。”

  “变成这个样子?她向来都是这个样子!想当初她陷害过我无数次,只不过我比较走运没有中招罢了!看来你还是没有想明白,你出去,我要就寝了!”殿主夫人把绣布一丢,愤愤的说道。

  帝凛寒一愣:“她陷害过你无数次?你怎么从来没和我说过?”

  殿主夫人不禁苦笑:“我没和你说过?是你不信罢了!况且还有另外两个帮腔,你哪里会信我说的?!我有时候都纳闷,也不知道我是走运还是不走运,被她们这么陷害,竟然还是嫁给了你。”

  “锦瑟,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!难道你后悔嫁给我了?你莫不是还想着当初追求你的那几个蠢货?”

  “帝凛寒!人家追求我有错吗?怎么到了你嘴里就变成蠢货了?算了!我不和你争辩了,我们还是冷静一段时间吧!”殿主夫人冷着脸说道。

  帝凛寒还要再说,殿主夫人直接就把他推了出去,然后把房门在里面锁上了。

  帝凛寒气的直咬牙,明明刚才已经缓和了,怎么又变成了这样?我到底哪里说错了?

  接下来两天,尽管帝凛寒天天晚上来献媚,但是殿主夫人始终冷若冰霜,甚至都不怎么和帝凛寒说话了。

  帝凛寒没辙了!咬了咬牙,舔着老脸来找云初玖支招。

  云初玖看见帝凛寒来了,客客气气、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殿主大人,不知您大驾前来有何贵干啊?”

  帝凛寒老脸一红,尴尬的说道:“那个,那个,小九丫头,叫什么殿主大人,还是叫姨夫吧!”

  “姨夫?我姨夫才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就冤枉我,我姨夫也不会要把我赶出去,我姨夫更不会说我是个恶毒的人!”云初玖撇着嘴说道。

  “小九丫头,那个,那个,那天的事情是姨夫错了,姨夫对不住你!”帝凛寒老脸涨红,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。

  “殿主大人,这道歉可不是说两句话就行的,我可从来没有受过那么大的委屈,我幼小的心灵简直遭受了非人的摧残,我这几天啊,天天晚上做噩梦,天天吃不好睡不好,都憔悴的不成样子了!”云初玖唉声叹气的说道。

  帝凛寒看着红光满面、活蹦乱跳的云初玖,顿悟,这小无赖是要讹我啊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