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凛寒知道这次要是不出点血,恐怕是不能让小无赖满意了,只好舔着老脸说道:“小九丫头,这次确实是姨夫冤枉你了,这三件仙器权当姨夫的一点心意……”

  帝凛寒的话还没说完,云初玖就把仙器抢了过去。

  帝凛寒心里一喜,看样子小九丫头是原谅我了,正想让云初玖帮他支招的时候,就听见云初玖说道:“殿主大人,这三件仙器算是勉强弥补了我一丁点伤害,您是继续弥补还是继续弥补啊?”

  帝凛寒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,勉强?一丁点?你丫也太贪了吧?三件仙器还嫌少?再说,你平时从我这里坑去的还少吗?

  不过,帝凛寒也知道这一次是他理亏,只好咬牙说道:“小九丫头,这仙器可不是大白菜,我最多也只能再给你两件了!”

  “两件也行,仙器不够灵器补,您再送我点灵器吧,不要攻击灵器,我就要防御灵器。”云初玖不要脸的说道。

  帝凛寒没办法,只好又搭上了不少防御灵器,虽然肉痛的要命,但是一想,这长生殿早晚是北溟和小九丫头的,就当提前给她了,这么一想,心里好受了一些。

  云初玖收了东西之后,笑眯眯的问道:“姨夫,您找我就是为了给我送灵器的吗?”

  帝凛寒嘴角抽搐了一下,小无赖变脸变的是真快啊!收了东西,马上这称呼就从殿主大人变成姨夫了!

  帝凛寒搓了搓手,略微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小九丫头,其实,其实,我一来是给你送灵器,二来,你姨姨一直生我的气,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?”

  云初玖噗哧一乐:“姨夫,您当年都能把我姨姨追到手,怎么现在倒找我想办法了?”

  帝凛寒一愣:“小九丫头,你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姨夫,很简单啊,您拿出当初追我姨姨的劲头出来,发扬一不怕苦,二不要脸的精神,一定可以让我姨姨回心转意的!另外,我送您一条价值连城的建议,那就是你在我姨姨面前千万不能说你那三个师妹的好话,越嫌弃越好,保准奏效!

  姨夫啊,其实有些话,我这做晚辈的说,不太恰当,但是吧,不得不说,在对待白莲花这一点上,您是真不如北溟哥哥啊,您看北溟哥哥什么时候对那些白莲花有过好脸色?所以我们就不会因此闹别扭。

  对了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那就是无论什么时候,您都要相信我姨姨,换位思考一下,假如前几天来的人是我姨姨的师兄,然后我姨姨百般维护他,您什么心情?

  姨夫,我能帮您的只有这些了,剩下的就看您自己了。”

  帝凛寒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:“小九丫头,多谢你了,我这就回去了。”

  云初玖点了点头:“姨夫,那您慢走啊!”

  帝凛寒走出去没多远,就听见云初玖在后面笑眯眯的喊道:“姨夫,那什么,您要实在搞不定,再弄几件仙器给我,我就再帮您参谋参谋。”

  帝凛寒脚下一趔趄,你这咨询费实在是太贵,我还是自己搞定吧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