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帝凛寒回去琢磨了一下云初玖说的话,再次屁颠屁颠的来到了殿主夫人的寝宫。

  殿主夫人依然在那绣“花”。

  帝凛寒违心的夸赞了几句殿主夫人的绣技,然后说道:“锦瑟,今天外面的天气很好,不如我们去后花园走一走吧!”

  殿主夫人淡淡的说道:“你自己去吧,我觉得在屋子里面绣花挺好的。”

  “这,既然如此,那我也不去了,你继续绣吧,我在一旁看你绣。”帝凛寒说完直接坐在了殿主夫人对面。

  殿主夫人眼皮都没抬,继续在那绣“花”。

  帝凛寒看着那一团皱皱巴巴的红色,咬了咬牙说道:“锦瑟,你不是说要给为夫做个香囊吗?要不然现在就做吧,我正好想弄个香囊戴。”

  殿主夫人终于施恩抬头看了帝凛寒一眼:“你真想戴?”

  “戴!只要是锦瑟你做的我都戴。”帝凛寒咬着后槽牙说道。

  殿主夫人挑了挑眉:“我的手艺可没有你二师妹好,你不怕戴出去丢人?”

  帝凛寒顿时想起云初玖说的那条建议,马上就说道:“二师妹的手艺哪里有锦瑟你的手艺好,她绣的那叫什么玩意?!哪有锦瑟你绣的生动,你看你绣的这花朵生动啊,为夫似乎都能闻到香味呢。”

  殿主夫人虽然知道帝凛寒这是在睁眼说瞎话,但是心里还是泛起一丝甜意,神色微微有些缓和的说道:“既然如此,我现在就给你缝制香囊。”

  “好,我就在这里等着。”帝凛寒见殿主夫人的神色缓和了,心里不由得暗喜,看来小九丫头说的建议很有用啊,也不枉我被讹去了那么多的好东西。

  殿主夫人这些年虽然绣技没有长进,但是这针线活,咳咳,其实也没怎么长进。

  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缝制了一个奇形怪状的香囊出来,为了防止里面的香料漏出来,殿主夫人又在外面缝了好几遍,这才往里面装了了些香料,然后把口缝上了。

  “喏,你戴上吧!”殿主夫人把新鲜出炉的香囊递给帝凛寒。

  帝凛寒看着丑的都不忍直视的香囊,违心的说道:“锦瑟,你这香囊是为夫见过最精致的香囊,为夫这就戴上让你看看。”

  帝凛寒咬着牙把香囊戴在了腰间,笑着说道:“锦瑟,你看,你的手艺真是不错。”

  殿主夫人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:“既然你这么喜欢我的手艺,我决定再给你做件衣服。”

  帝凛寒脚下一趔趄,差点给殿主夫人跪下,心说,这香囊毕竟体积小,别人也不注意,你做出来的衣服能穿吗?我要是穿出去,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?

  “你不说话,难道是不乐意?既然你不乐意,那就算了吧。”殿主夫人皱着眉说道。

  帝凛寒生怕前功尽弃,只好陪着笑脸说道:“当然愿意了!我是高兴的傻了,所以才没说话,那就辛苦夫人你了。”

  殿主夫人闻言,顿时开始给帝凛寒做衣服。

  几天之后,殿主夫**害了好几匹布料,终于熬夜给帝凛寒做出来一件长袍。<!--章节内容结束-->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