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凛寒看着殿主夫人手里的衣服,都差点哭了!

  黑色的布料倒是没什么问题,但是上面绣的一团一团的红色是个什么鬼?

  帝凛寒咬着牙说道:“锦瑟,你真是太能干了,竟然这么快就缝好了?”

  殿主夫人微微有些得意的说道:“虽然我绣花技术一般,但是这针线活还算不错,过来,试一试看看怎么样。”

  帝凛寒硬着头皮让殿主夫人把衣服给他套上了,帝凛寒对着镜子一照,眼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,上面一团团的红色就不说什么了,为毛这袖子还一个长一个短?一个宽一个窄?就连衣服的下摆竟然也是一边高一边低。

  “锦瑟,你的手艺真是太好了!这衣服真是太合身了。”帝凛寒把左边的袖子挽起来一大截儿违心的说道。

  “既然你觉得不错,那就穿着吧!对了,我给你做的香囊怎么没露在外面?你是嫌弃吗?要是嫌弃还给我好了!”殿主夫人冷冷的说道。

  帝凛寒见状赶紧把香囊拿了出来:“锦瑟,我是怕磨损坏了,这才收了起来,我这就戴上。”

  帝凛寒把香囊戴在了腰间,心里暗下决心,我今天说什么也不出门了,等到明天一早,我就想办法弄上茶水之类的,就可以把这件衣服换下来了。

  帝凛寒正这么想着的时候,就听见殿主夫人说道:“我在屋子里面闷了好几天了,今天的天气不错,你陪我去后花园走走吧!对了,你小心些,如果把我好不容易做的衣服弄上脏东西,哼!”

  帝凛寒觉得脑袋嗡的一声,这寝宫离后花园的距离可是不近啊,我这一出去,岂不是整个后殿的人差不多都能看到我这滑稽的样子?我以后还怎么见人?我堂堂殿主的颜面何在?

  “怎么?你不愿意陪我去?既然如此,那我自己去好了!”殿主夫人冷着脸走出去了。

  帝凛寒纠结了!

  去还是不去?

  结果显而易见的,如果去,殿主夫人的气就会消的差不多了!如果不去,两人的冷战肯定还会继续,说不定还会比之前更严重。

  到底是颜面重要还是感情重要?

  帝凛寒咬了咬牙,一跺脚追了出去!

  “锦瑟,锦瑟,你等等我,我陪你一起去!”

  殿主夫人翘了翘嘴角,回过头对着帝凛寒灿然一笑:“好,我等你。”

  帝凛寒觉得已经好久没看见殿主夫人这么开心的笑容了,心里就是一酥,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,两个人并肩而行往后花园走。

  长生殿的下人一个个呆若木鸡的看着殿主夫人旁边的男人,艾玛,那,那是殿主吗?

  殿主穿的那是什么鬼玩意?那,那叫衣服吗?

  上面一团团的红色是个什么鬼?这是模仿豹子的斑点吗?

  还有为毛殿主还挽着一只袖子?左右两边的下摆怎么还不一边长?

  艾玛,殿主腰间挂着的是香囊?这,这也太寒碜点了吧?

  帝凛寒注意到下人们的打量目光,恨不能马上激发隐匿符,甚至走路都有些顺拐了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