殿主夫人看了他一眼:“你要是后悔了,可以现在就回去,我一个人去花园。”

  帝凛寒硬着头皮说道:“谁说我要回去?天气这么好,正适合在外面散步,更何况锦瑟你给我做的衣服这么,这么别致,让更多的人看到也不错。”

  殿主夫人抿着嘴笑了,伸出了手,帝凛寒又不傻,赶紧就握住了,然后两个人手牵着手往前走。

  帝凛寒握着手里的柔荑,心底溢开的喜悦将那些颜面、那些尴尬都冲淡了,只觉得为了这一刻,就算是把这衣服再穿上几天也无所谓了!

  于是,长生殿的下人们就看见他们平时严肃威压的殿主,穿着一件怪异的衣服,戴着一个丑了吧唧的香囊,笑的跟个二傻子似的和殿主夫人手拉手往后花园去了。

  接下来两天,帝凛寒都被殿主夫人逼着穿着那件别致的衣服,帝凛寒刚开始还微微有些不自在,但是随着时间推移,觉得也没什么,面子这东西似乎放下了也就无所谓了,而且他觉得这种放飞自我的感觉还不赖。

  最主要的是,帝凛寒和殿主夫人的感情似乎又找回了当初热恋的感觉,两人成天腻在一起,喝茶、下棋、散步,当然也免不了肌肤之亲,殿主夫人的肤色都比以前多了几分娇艳。

  云初玖见两人和好如初,自然很是高兴,但是这小色狼心里有那么几分酸涩,特么的,我什么时候才能把小白脸吃掉啊?难道丹田里面的怪草不除掉,我的葵水就一直不来?

  怪草算倒了霉了!

  云初玖这货,每天至少要骂上它几百遍,怪草只好花钱买消停,贡献了一滴催生药草的液体,云初玖这才不念叨了。

  这天,帝凛寒拿着两张请帖说道:“归元宗和尹家联合送来的请柬,五天之后就是秦明珠和尹学成的定亲仪式,邀请我和北溟两人前去观礼。”

  殿主夫人皱了皱眉:“夫君,你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吧?北溟还用去吗?”

  “这上面特意注明了邀请我和北溟两个人,而且秦明珠是秦一笑的掌上明珠,秦学成的父亲虽然是尹家的二长老,但也算地位不低,他们两人的定亲仪式倒是应该规格高一些。”帝凛寒解释道。

  “父亲,如果我们都离开长生殿的话,岂不就和上次是一样的情形?要是幽冥殿来袭怎么办?我还是不去了。”帝北溟皱眉说道。

  帝凛寒也觉得两人都离开确实不太稳妥:“也好,到时候我找个托辞说一下也就是了,既然如此,那我明日就起程前往归元宗,北溟就留在长生殿吧。”

  第二天,帝凛寒就带着几十名暗卫前往了归元宗。

  帝凛寒一走,帝北溟身上的事情就多了起来,所以云初玖这货就像脱缰的野马似的没人管了

  云初玖掰着手指头算了算,还有十来天就开学了,这假期怎么过的这么快呢?!这货赶紧跑到膳房,让李管事给她准备要带走的吃食。

  嘱咐完李管事,这货决定去摘点灵果留着回天元学院吃,摘的差不多的时候,云初玖想起上次为了摘七星果掉进禁地的事情,就跑到了那处禁地附近去摘七星果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