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出了井口才发现,此时已经是点灯时分,这里似乎是个荒废的院子,周围杂草丛生。

  云初玖出了院子,朝着有灯光的地方走,走出去一段距离,迎面走过来一个侍女,身上穿的和云初玖的衣服一般无二。

  那个侍女走到云初玖跟前,怒骂出声:“拂晓,你个死蹄子,又跑到哪里偷懒去了?臭死了!你这是去兽圈打滚了不成?”

  云初玖怕露馅自然不敢多说,唯唯诺诺的低着头不说话,那个侍女抬起手可能想打云初玖,但是看到她一身的淤泥,只好愤愤的说道:“跟我回去,等明天看我怎么收拾你!你还以为你是大小姐的贴身侍女不成?呸!要不是大小姐心软,早就杀了你,你个勾三搭四的贱蹄子!”

  云初玖低着头任由那个侍女骂,心里却纳闷,难道死的那个侍女是秦明珠的贴身侍女?勾三搭四又是怎么回事?

  那个侍女一路上喋喋不休的骂云初玖,云初玖从她的骂声之中,得知那个侍女叫兰香,她和拂晓住在同一间宿舍,两人都是膳堂的烧火丫环,两个人负责三个炉灶,平时都是拂晓干的活多。

  没想到,今天下午拂晓出去了一趟就没回来,烧火的活自然都落在了兰香身上,兰香自然是一肚子怨气。

  云初玖不由得心里一喜,虽然这个兰香实在是不招人喜欢,不过也多亏了她,要不然我是一头雾水啊!

  “哼!你怎么不说话啊?以前高高在上的时候,不是最爱说话吗?我知道了,是不是觉得现在的声音很难听啊?该!竟然敢得罪大小姐,真是自找罪受!”兰香一脸鄙夷的说道。

  云初玖心里一动,声音很难听?那应该就是被人灌了毒药坏了嗓子,既然这样,我就不怕露馅了。

  云初玖跟着兰香七拐八拐来到一间狭小的院子前面,兰香拿出身份玉牌打开院门,颐指气使的说道:“赶紧去那边把你身上的臭泥弄干净,否则不准进屋!”

  云初玖顺着兰香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,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简易的棚子,估计这些低等侍女平时就在那里统一洗漱。

  云初玖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,朝着棚子走了过去。

  兰香撇了撇嘴,进了院子。

  云初玖来到那处棚子,棚子很是简陋,里面有一长排的石槽,上面有几个用东西塞住的孔洞,云初玖拔开一个,里面有清水流了出来,不过却是凉的。

  云初玖撇了撇嘴,打开隔离阵,从储物戒指里面弄出热水,简单的冲洗了一翻,换上一套干净的侍女衣服,这才重新回到小院。

  云初玖学着兰香的样子,用身份玉牌打开院门进了院子,小院很是狭小,几乎几步就到了屋子门口。云初玖轻手轻脚的打开屋门,走了进去。

  兰香看了她一眼,骂道:“贱蹄子,你今天到底去哪里?怎么弄了一身的臭泥回来?莫不是去会野汉子了?”

  云初玖发出锯木头似的粗哑声音说道:“没,没有。”

  “没有?那你去哪了?你莫不是还以为你是原先那个花容月貌的大丫环?我告诉你,你现在就是个没人要的破烂货!你给我老实点,要不然我饶不了你!”兰香伸出脚就要去踹云初玖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