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眼眸寒光闪烁,仅仅一瞬又恢复到了唯唯诺诺的样子,不过脚下却是一趔趄,恰好躲过了兰香的脚。

  兰香没有想到云初玖会躲,用力过猛往前就跌了过去,云初玖一伸手扶住了兰香,用粗哑的声音说道:“小心!”

  兰香气急败坏的甩开云初玖的手:“滚开!不用你假好心!”

  云初玖唯唯诺诺的回到了自己的床上,兰香又骂了几句,这才熄灭了蜡烛,各自安歇。

  云初玖等兰香睡着了之后,这才拿出传声符给帝北溟传信,让她意外的是,传声符竟然没有发送成功,这是怎么回事?

  难道是传声符好长时间不用,所以失效了?

  云初玖又试了试跟暗风和血无极的传声符,无一例外都不能用。

  或许,是宿舍这里有什么阵法?明天到膳堂试试吧!

  云初玖这货也是心大,收起传声符香甜的睡着了。

  “拂晓,你个贱人!居然还在睡!还不赶紧起来去上工!如果连累我被刘管事骂,我撕了你的皮!”

  云初玖腾的一下子就坐了起来,目光沉沉的盯着床前大吼大叫的兰香,兰香被云初玖的目光吓了一跳,再看的时候,发现床上的人依然是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,心说我刚才可能是眼花了,别说这个贱人现在沦落到这个地步,就是之前风光的时候也没有刚才那样的气势。

  兰香想到这里,顿时恢复了嚣张的架势:“像个木头桩子似的愣着干什么?还不赶紧起来洗漱?!”

  云初玖爬起来,一溜烟跑出了院子,冲向洗漱的地方。

  这货边跑心里边骂,特么的,小婊渣,要不是现在我怕露馅,我虐不死你!

  云初玖简单洗漱了一下就跑了回来,兰香已经关闭了院门,一副嫌弃的表情:“哼!其实你洗漱不洗漱也没什么区别,反正成天带着那面纱,你还以为洗漱完了,你脸上的疤痕能去掉不成?!”

  云初玖畏畏缩缩的跟在后面不说话,任由兰香在一旁骂个不停。云初玖不动声色的打量周围的环境,先是路过了一大片宿舍区域,又走了一刻钟,这才看到了大大的“膳堂”两个字。

  云初玖和兰香到的时候,膳堂已经有其他人在忙碌了,一个满面油光的矮胖子看到两个人,大声斥责:“都什么时辰了?才死过来!赶紧生火!要是耽误了早饭,我饶不了你们!”

  兰香扭着腰肢走了过去,捏着嗓子说道:“刘管事,您消消气,还不是拂晓这个贱蹄子赖床,要不然我早就来了。”

  刘管事显然是没看上相貌普通的兰香,啐了一口:“少跟我套近乎,赶紧生火!”

  兰香碰了一鼻子灰,就把怒气发泄在了云初玖身上:“贱蹄子,还愣着干什么?没听见刘管事说吗?还不赶紧生火?!”

  云初玖见有三个炉灶没人管,估计就是她和兰香负责的炉灶了,走了过去开始生火,这货不由得自嘲,难道我就是烧火丫头的命?之前在灵华宗就是烧火的,现在到了归元宗竟然还是烧火的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