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香听云初玖这么说,眼转转了几转,她心想,我和这贱人的身形差不多,再戴上面纱,只要不说话,楚斛师兄也认不出来,只要我和他成就好事,不怕他不喜欢我。

  兰香想到这里盯着云初玖说道:“你真的不愿意去?”

  云初玖连忙点了点头:“兰香姐姐,我真的不愿意去,我宁愿回去烧火。”

  “好,既然如此,那我就勉为其难替你去吧!到时候,如果楚斛师兄怪罪,你就说你让我去的,听见没有?”兰香心里鄙夷,真是个傻子!如果得到了楚斛师兄的喜爱,还用在大厨房做粗使丫鬟?直接就可以做外门弟子了!你不珍惜这个好机会,那就便宜我了!

  云初玖点了点头:“那,那兰香姐姐你别忘了戴上面纱,我,我这就回膳堂了。”

  兰香不耐烦的朝云初玖摆了摆手,然后朝着有枯井的那片荒地走去,到了荒地把面纱戴上之后,兴奋的等着楚斛的到来。

  小半个时辰之后,兰香听到有脚步声传来,不由得心花怒放,然后就听到楚斛说道:“贱人!没想到昨天你是假死,既然你没死,那就让我再舒服舒服吧!”

  楚斛说完不管不顾上来就扒兰香的衣服,兰香心里巴不得成就好事呢,于是半推半就的就从了楚斛,楚斛虽然有些意外,但是也没想到有人会顶替“拂晓”。

  两人折腾了好半天,楚斛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儿,用手一扯兰香脸上的面纱,顿时就愣住了!

  兰香满面含羞的说道:“楚斛师兄,人家还是第一次呢,你,你以后得好好对人家才行。”

  楚斛脸色铁青的问道:“怎么是你?拂晓呢?”

  兰香见楚斛现在还惦记拂晓,不由得心里更加的嫉恨,于是说道:“拂晓说她,她不愿意和楚斛师兄成就好事,用姐妹情谊哀求我,我又仰慕师兄你,所以,我就替她来了。”

  “贱人!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楚斛骂道。

  “楚斛师兄,她人长的丑,还不识抬举,你何必和她一般见识?我,我现在就是楚斛师兄你的人了,我随叫随到的。”兰香含羞带怯的说道。

  “滚!今天的事情如果泄露半句,我杀了你!”楚斛一脚踢在了兰香的小腹之上。

  兰香疼的脸色惨白,不敢再多说了,胡乱的套上衣服跑了。

  楚斛握了握拳头,拂晓,贱人,你以为你躲得过吗?你没死正好,等忙完了大事,看我怎么收拾你!

  兰香回到大厨房之后就要找云初玖算账,奈何大厨房里面人多眼杂她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好阴森的瞪了云初玖几眼,贱人,等着晚上回宿舍的,我饶不了你。

  云初玖自然是看到了兰香的目光,可是毫不在意。这货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使用传声符,传声符价格不菲,如果被人发现她使用传声符一定会露出马脚,看来只能再找合适的时机了。

  即便发不出去也没关系,反正后天就是订婚仪式了,我就能见到小白脸他爹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