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能是因为客人越来越多,膳堂忙的不可开交,云初玖不由得腹诽,秦明珠啊秦明珠,你这定亲我可是出了不少力啊,你不要太感谢我哦!

  直到掌灯时分,云初玖这一天的烧火丫头生涯才算结束,膳堂的人开始吃饭。

  云初玖刚吃了几口,兰香就恶狠狠的说道:“拂晓,你别吃了,跟我回宿舍。”

  云初玖跟没听见似的,继续吃,还别说这归元宗大厨的手艺还真不错。

  兰香早就一肚子火了,见云初玖竟然没反应,上前就去拽云初玖,没想到云初玖好巧不巧手里的热汤碗就被兰香碰洒了,云初玖往后一撤,一碗热汤都淋在了兰香的手上和衣服上。

  虽然汤不是特别热,但是兰香也弄的非常狼狈,气的咬牙切齿:“你个贱人!你马上回去给我洗衣服,要不然我饶不了你。”

  有个中年妇人实在是看不过去了,不悦的说道:“兰香,你有些过了,拂晓又不是故意的,再说要不是你来拽她,她怎么会吓的把汤碗都弄掉了?况且干了一天的活,吃那么点怎么吃得饱?”

  那名中年妇人是负责膳堂面案的孙管事,兰香虽然心里恼恨她多管闲事,但是不敢顶嘴,瞪了云初玖一眼:“有能耐你今晚就别回宿舍,哼!”

  兰香恶狠狠的说完,扬长而去。

  云初玖对着那名中年妇人说道:“谢谢孙管事。”

  孙管事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没说话。

  云初玖吃饱之后,这才出了膳堂,慢悠悠的往宿舍走,膳堂的一些侍女幸灾乐祸的看了云初玖一眼,毫不避讳的议论纷纷:“兰香可是气得够呛,回去之后肯定要收拾她!”

  “那还用说?!不过,谁让她自己做事不检点呢?就算以前再风光也没用,现在被毁了容貌和嗓音,她这一辈子也没有出头之日了。”

  “也就是孙管事心善,这样的人管她作甚?!早死早托生。”

  ……

  云初玖垂下的眼眸里面满是厉色,原来的拂晓即便不被奸杀,成天受这般冷言冷语估计早晚也会崩溃吧,这些人真是冷漠恶毒至极!

  云初玖正想着的时候,不由得就落后了一大截儿,后面传来一声叹息,云初玖回头一看,正是孙管事。

  云初玖赶紧说道:“孙管事,今天多谢你了。”

  孙管事摆了摆手:“举手之劳而已!拂晓姑娘,人要往前看,挺过去就好了。你今晚去我那里睡吧,要不然你回去的话,恐怕兰香少不了折腾你。”

  云初玖一想也行,要不然万一我忍不住把那个蠢货玩死就糟了,于是感激的点了点头:“那就麻烦孙管事了。”

  孙管事听着云初玖锯木头似的声音,不由得心里叹息,好好的一个姑娘就因为莫须有的罪名给折磨成这个样子,真是可怜。

  云初玖跟着孙管事到了一处院落,这处院落比兰香她们住的要大上不少,两人进了院落之后,就听见有青涩的少年声音说道:“娘,你回来了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