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一愣,只见院落里面有个清瘦的少年,大约十四、五岁的样子,少年右手拄着一条拐杖,显然是右腿有些问题。

  少年看到云初玖一愣,对着她点了点头说道:“拂晓姐姐。”

  云初玖不知道少年的名字,只好善意的点了点头,算是打过了招呼。

  孙管事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些饭菜交给少年:“子衡,趁热吃吧,今天没有再犯病吧?”

  子衡脸上露出一丝淡然的笑容:“娘,我的病好多了,已经好久没再犯了,您不不太过担心。”

  孙管事闻言叹了口气:“傻孩子,娘怎么能不担心你?你的病一次比一次凶险,唉!好了,快吃饭吧,我带你拂晓姐姐去洗漱。”

  孙管事从储物戒指里面弄出来一些热水,对云初玖说道:“我出去陪子衡吃饭,你洗漱吧。”

  云初玖谢过孙管事,等孙管事出去之后,简单的洗了洗手和脖子,脸自然是不能洗的,要不然就白造假了。

  云初玖出去的时候,子衡已经吃过了晚饭,母子两人坐在石凳上说说笑笑,很是温馨。

  云初玖紧绷的弦也不由得微微有些放松下来,果然什么地方都是有好人和坏人之分的,这个孙管事母子看起来都是心地善良的人。

  “孙管事,我洗漱完了,多谢你了。”云初玖哑着嗓子说道。

  “不用这么客气的,想当初要不是你帮着我说了一句话,夫人也不会允许我带着子衡在膳堂做事。”

  云初玖当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段往事,只好含糊其辞的岔过去了,坐在石椅上跟着母子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。

  三人正聊的开心的时候,子衡突然捂住胸口,双目变得赤红如血,脸上竟然浮现出来一丝一丝的纹路,很是诡异。

  子衡扑通一声仰面倒在了地上,开始不停的抽搐。

  孙管事惊叫一声:“子衡,子衡!”

  孙管事把自己的右手伸到了子衡的嘴里面,生怕他咬到自己的舌头,子衡应该已经丧失了神智,孙管事的手顿时就被咬的鲜血淋漓,孙管事却依然没有把手拿出来。

  云初玖不由得心里一颤,这就是母爱吧?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受伤,我要不要帮帮他们呢?

  这子衡看样子并不是抽羊角风,倒像是我在一本古籍上看到的那种人!

  云初玖咬了咬牙,还是没能硬下心肠,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枚天品的清魂丹递给孙管事说道:“孙管事,把这个给子衡服下去。”

  孙管事一愣,不过闻到浓郁的药香,就知道这丹药不是凡品,心里一横,接过丹药给子衡喂了下去。

  子衡服下丹药之后,慢慢恢复了神智,逐渐停止了抽搐。

  “拂晓姑娘,多谢你了!今日的大恩,我们母子日后一定报答你。”孙管事眼圈一红,眼泪流了下来。

  云初玖摇了摇头:“没什么的,一枚丹药而已,还是先照顾子衡吧。”

  云初玖成功的把孙管事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子衡身上,孙管事扶着子衡坐在了石椅之上,子衡倒是很淡定,仿佛并没有经历过生死大劫一般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