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倒是对这个清瘦的少年刮目相看了,残了一条腿,并且还身有重疾,没想到还能这般淡定,是看透了生死吗?

  孙管事去洗漱的时候,少年轻声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拂晓姐姐呢?”

  云初玖倒没有太意外,这个少年远非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,她也小声说道:“拂晓被人害死了,我是误入进来的,放心,对你们母子没有恶意的。”

  少年脸上露出哀伤的神色:“我就知道拂晓姐姐活不过昨天的,果然如此。”

  云初玖的眼睛顿时就亮了,哎呦喂,捡到宝了!难道这是个小神棍?

  对了,根据古籍上面所说,他刚才发病时的特征是符合言灵师的特征的,这小宝贝成长起来就是大宝贝啊!我得投资一下这个潜力股!

  “那你有没有算到你会遇到我这个贵人啊?”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子衡虽然看不到云初玖的面容,但是从云初玖的眼睛里面就看到了几分奸诈,淡淡的说道:“你确实是我的贵人,不过,我却算不出你的来历和命数,或许我的火候还不到吧!”

  “趁着你娘还没出来,这些丹药你收好,虽然你们言灵师有违天道,难免要遭受惩罚,但是这些丹药至少暂时能保住你的小命,另外你的腿肯定能康复,是不是有点小兴奋?”云初玖笑嘻嘻的说道。

  子衡的眼睛里面也染上一丝兴奋,把丹药收起来之后说道:“多谢!为了报答你,我送你一条预言,后天会有大事发生,主大凶。”

  云初玖一愣,后天?后天岂不就是秦明珠和尹学成订婚的日子?大喜的日子怎么会大凶呢?

  “有破解的办法吗?”云初玖盯着子衡问道。

  “我只能测算出要发生的事情,却是破解不了的。”子衡依然是一副淡淡的表情。

  这小子应该不是在诓骗我,大凶,究竟什么样的事情会让一个喜事变成大凶之事呢?

  云初玖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子衡淡淡的加了一句:“虽然主大凶,但是有变数,最终结果如何要看那个变数了!”

  云初玖立马不要脸的说道:“那个变数是我吧?对不对?”

  子衡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,自从发现有预测吉凶的天赋之后,他就已经波澜不惊了,不过,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不要脸的人,你凭什么说自己是变数啊?你丫也太不要脸了!你以为你是谁?一个灵宗六层的人能成为这么一场大祸事的变数?

  不过,她的出现或许真的是变数,因为只有她我算不出来任何事情,无论是过去还是将来都算不到,这怎么可能?

  云初玖还要再问的时候,孙管事洗漱完毕走了出来,云初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,三个人又聊了一会儿,孙管事就带着云初玖进了卧室,子衡则是进了偏房。

  “拂晓姑娘,今天真是多谢你了,要是子衡有个三长两短,我,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!”孙管事抹着眼泪说道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