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明珠的脸上丝毫没有将要定亲的喜悦,这场亲事完全是耻辱,云初玖,贱人,我饶不了你!

  “小姐,我带拂晓来的路上被楚斛师兄把人劫走了!”珠珊硬着头皮回禀。

  秦明珠一愣:“楚斛师兄把人劫走了?”

  “是,楚斛师兄说,他会亲自给您解释,他直接就把拂晓拽走了,奴婢没敢拦着。”珠珊生怕秦明珠迁怒她,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
  秦明珠冷哼一声:“没想到拂晓被毁了容竟然也能勾搭男人,既然楚斛师兄喜欢那就随他去吧,等他玩腻了,那个贱人也就活不成了。”

  珠珊听见秦明珠这么说,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另一边,云初玖被楚斛一路拽着往前走,云初玖恨不能把楚斛拽着自己的那只手砍了,好不容易才压制住杀人的冲动。

  楚斛把云初玖一路拽到了一间屋子里面,云初玖眼眸闪了闪,特么的,如果这个楚斛要硬来的话,我就只能杀了他了!

  楚斛阴鸷的盯着云初玖:“贱人,上次竟然让那个蠢货代替你,这次又想攀高枝?我告诉你,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!”

  楚斛说完就开始脱外衣,云初玖将灵力汇聚在右手之上,正要命令小黑鸟诅咒的时候,楚斛的身份玉牌颤动起来。

  楚斛暗骂一声,把神识探入之后,又骂了几句,然后说道:“贱人,你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等着我,你要是敢跑的话,我让你生不如死!”

  楚斛警告了云初玖一番,这才走了出去。

  云初玖见楚斛的身份玉牌能够传信,传声符也应该好用,于是拿出传声符准备给帝北溟传信,可是让她郁闷的是,传声符还是发不出去,简直是哔了狗了!

  云初玖自然不会在此坐以待毙,小心翼翼的出了屋子,院子虽然有防护阵,但是这样低级的防护阵还是难不住云初玖的。

  云初玖开启了隔离阵之后,用紫色小针开始攻击一点,几声爆裂声之后,防护阵被打开了。

  云初玖被掠来的时候都已经观察好了,这里距离荒地很近,于是她激发了隐匿符之后,直奔荒地而去。

  云初玖一路上小心翼翼的隐藏行迹,虽然遇上了几个人但都不是灵尊修为,她很是顺利的来到那处荒地。

  云初玖咬了咬牙,用粘丝把自己固定在了井壁之上,并且用石板把井口盖上了,心说,那个楚斛就是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会藏到这个曾经差点丧命的地方,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。

 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,外面传来了脚步声,云初玖为了以防万一,不但激发了隐匿符,而且将身体全部埋在了淤泥里面,嘴里叼着一根空心的草杆用来呼吸。

  不大一会儿,有人将井口的石板搬开了,正是楚斛。

  楚斛朝着井里看了看,发现里面没人,但还是朝着淤泥发射了数道风刃,云初玖暗骂,特么的,好在老娘身上有防御灵器,而且沉的够深,要不然非得被砍死不可,王八蛋,你等着,我饶不了你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