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怕别人怀疑,也没敢用生发丹,所以现在的头发只有寸许长,在人群中格外显眼!云初玖在灵华宗现在也算小有名气,见到她过来,很多人的目光就汇聚了过来!

  云初玖不以为意,还朝众人笑眯眯的点头致意!

  众人显然没见过这么自来熟、这么厚脸皮的人,一时间奚落的话倒不好说出口了!憋的不上不下好难受,有没有?!

  这时候,有女弟子小声的惊呼起来:“凤鸣师兄来了!”

  “呀,真的是凤鸣师兄!他朝我们这里走来了!”

  “快看看我的钗是不是歪了?”

  “哎呀,要是早知道凤鸣师兄回来,我就穿那件粉锦织衫了!”

  ……

  凤鸣对那些火热的目光视而不见,走到云初玖跟前潇洒的招了招手:“小九师妹!走,我带你坐前面去!前面能听的清楚些!”

  云初玖从来不是个怕事儿的,当即蹦跶着跟着凤鸣到了前面!于是收获了嫉妒羡慕恨的眼神一箩筐!

  座位的次序并没有什么硬性规定,只是约定俗成的,所以云初玖坐过来倒也没有人过来驱赶之类的!

  内门弟子自视甚高,看见云初玖过来,都露出鄙夷不屑的目光,尤其是几个女弟子,目光更是不善!

  云初玖暗自腹诽,没想到鸟叫师兄桃花运还挺旺啊!

  “哼!脸皮可真厚,一个杂役居然跑到我们内门弟子这里!”

  “就是!还是个没有灵力的废物!能听懂的什么?!”

  “今天给咱们**的是中峰的祁长老,听说最近心情非常的不好,而且他最爱在讲的过程中提问,到时候如果抽中了云初玖,你说,嘻嘻…”

  凤鸣听到这里,陡然一惊,他还真不知道今天是祁长老**,祁长老确实有个习惯,就是在**的过程中随时抽中弟子回答问题,如果回答不上来,就会被训斥一顿!

  “小九师妹,要不你还是去后面吧,那个祁长老很严肃的!”凤鸣小声的说道。

  云初玖不在意的摆了摆手,小声的和凤鸣说道:“我见过祁长老,除了眼光不怎么好,别的还好!你不用担心,我就坐这儿吧,挺好的!”

  眼光不怎么好?这是从何说起?凤鸣摇了摇头,见云初玖执意如此,也就不说什么了!

  其实,云初玖这货是发现了一件好玩的事情,才舍不得回到后面去!

  过了一会儿,祁长老沉着脸走到了前面,席地而坐!

  最近,祁长老的心情很是糟糕,本来已经准备收张志做亲传弟子了,没想到前一天还好端端的人,一夜之间就变成废人了!

  更郁闷的是,好几天过去了,一点凶手的线索都没有!

  更、更郁闷的是,自己还在张志的储物袋里发现了几种阴损的毒药和几封信,都是一些阴损的勾当!

  祁长老的心情很是复杂,又是愤怒又是失望还夹杂着一丝庆幸,要不是张志出了事,自己真收了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,后患无穷!

  祁长老今天讲解的是药草百篇,也就是药草的基础知识,讲了一会,祁长老扫视了一下,大多数人都在认真的听见,只有坐在最前排的那个黑丫头,脸都快贴到石板上了,这得困成什么样了?!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