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冥思苦想破解之法,冲下去救人?别扯了!下去那就是自投罗网,况且被困的那些人似乎灵力都消耗没了,就算是真把阵法打开他们也都是拖累,还要从长计议才行。

  云初玖转了转眼珠,决定还是得以拂晓的身份潜伏下来才行,至于楚斛那个王八蛋,到时候见招拆招就是了,况且现在他也未必有时间找我的麻烦。

  云初玖想到这里,悄悄的爬下了房顶,溜到了膳堂附近,侧耳听了一下,膳堂里面有说话的声音,她唯唯诺诺的走了进去。

  兰香最先看到了云初玖,顿时就冲了过来破口大骂:“你个贱蹄子,昨天楚斛师兄四处找你,你跑到哪里去了?你可真会偷懒啊,我们忙完你却回来了!”

  云初玖低着头,讷讷的说道:“我,我害怕楚斛师兄,所以躲起来了。”

  兰香撇了撇嘴,她倒是相信云初玖说的,因为上次那么好的机会她都不珍惜,这丑八怪八成脑子有问题。

  刘管事也恶狠狠的骂了云初玖几句,然后吼道:“都赶紧干活!上面吩咐下来了,要摆庆功宴,都给我抓紧些!”

  云初玖唯唯诺诺的道了歉,然后开始生火。

  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,膳堂的人安静了一小会儿,等到刘管事出去,就都又议论纷纷起来。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什么庆功宴?今天不是大小姐的定亲的好日子吗?”

  “是啊,而且还不让咱们乱走,真是奇怪。”

  “谁知道怎么回事,总之咱们老老实实干活就对了。”

  ……

  众人正议论的时候,刘管事从外面进来了,并且楚斛也跟着进来了。

  楚斛一眼就看到了灶台旁边的云初玖,眼神阴鸷的盯了她几眼,然后对着膳堂里面的人说道:“从今天开始,归元宗开启护派大阵,没有掌门的令牌,归元宗许进不许出。你们除了膳堂和宿舍,别的地方没有命令一概不准去,否则杀无赦,都听清楚了吗?”

  众人虽然心里疑惑,但也都点头称是,楚斛又看了云初玖几眼,冷哼一声走了出去。

  刘管事陪着笑送了出去,众人顿时我就炸锅了!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好端端的就开启了护派大阵?难道有强敌来袭?”

  “不对啊,要是有强敌来袭那就不应该摆庆功宴了。”

  “也是,那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等到他们来领饭的时候就知道了,还是先干活吧!”

  ……

  云初玖眼眸闪了闪,那个楚斛刚才没找我的麻烦,看来我堵对了,他一定有很多事情忙,一时半会顾不上我。

  只是护派大阵已开,我想要出去报信就很难了,看来只能把人救出来才行。

  云初玖正想着的时候,储物戒指里面的传声符颤动起来,云初玖心里就是一喜,看来传声符能用了,真是太好了,这样我就可以给小白脸和乌鸡脑袋传信了!

  云初玖虽然恨不能马上就用传声符传递消息,但是怕被别人发现,也只好忍耐,准备晚上找机会看看是谁发的传声符,然后再传递消息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