膳堂的人很快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都是震惊不已!

  什么?

  我们归元宗和尹家竟然和幽冥殿结盟了?

  这,这,我们天元大陆不是向来和幽冥大陆水火不容的吗?这样做岂不就是和天元大陆所有的人为敌?

  但是,议论了一番之后,也就被迫接受了事实,那些大能都被抓住了,我们愿不愿意有什么用,还是老实干活保住小命比较重要。

  终于到了晚上,云初玖回到宿舍,兰香依旧不依不饶的骂骂咧咧,云初玖眼眸一深,趁着她转身的时候,直接一个手刀就把她给砍晕了。

  云初玖打开隔离阵,赶紧拿出传声符,神识探入之后,里面传来帝北溟焦急的声音:“小九,你在哪里?你是不是已经出了禁地?”

  云初玖简单把事情说了一遍,然后说道:“男神,你赶紧组织人手过来吧,我想办法将人质救出来,并且把归元宗的护派大阵破坏掉。”

  “小九,切记不要鲁莽,你的安全是最重要的,既然他们想用我父亲等人作为人质,那就不会伤他们的性命,所以你不要太过勉强,我和血无极会想出办法救人的。”帝北溟叮嘱道。

  “男神,放心好了,我惜命着呢!不会乱干的。”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云初玖收起传声符之后,盘算了一下,小白脸和乌鸡脑袋紧赶慢赶到这里也得大约四天的时间,我先要做的就是探听一下人被关在了哪里,以及护派大阵阵眼的位置。

  人质关的地点倒是不难得知,领饭的人总会有蛛丝马迹可寻的,只是这护派大阵的阵眼恐怕要费一番功夫了。

  云初玖盘算了一会,把兰香弄上床铺,然后自己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,兰香醒了之后,恶狠狠的喊道:“贱人,昨天是不是你动了什么手脚?怎么我突然就晕过去了?”

  云初玖讷讷的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你就突然晕过去了,是不是太累了?”

  兰香盯着云初玖看了几眼,觉得云初玖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胆子打她,或许真的是太累了?

  兰香又骂了几句,两个人洗漱完毕到膳堂上工。

  云初玖留意观察过来领饭的弟子和侍女,搜集一些有用的消息。

  “特么的!幽冥殿那些人真是难伺候!一个个跟大爷似的,好吃好喝的招待他们,竟然还挑三拣四的!也就楚斛师兄好脾气,要是我早就翻脸了!”一个过来领饭的弟子不满的说道。

  “行了,别发牢骚了!说这些有什么用?楚斛师兄都没说什么,咱们不满有什么用?再说了,他们看守的都是大人物,地位自然是不一样的。”

  “切!那些大人物也不过如此,还不是乖乖的都被抓住了?每天就塞给他们几粒辟谷丹,还真是惨。”

  云初玖眼眸一闪,看来帝凛寒等人没和那些暗卫关在一起,并且是由幽冥殿的人和楚斛看守的,这倒给了我可乘之机,我要好好谋划一下才好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