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又过去了两天,云初玖已经将关押帝凛寒等人和那些暗卫的地方弄清楚了,只是护派大阵的阵眼一直不知道在哪里。

  云初玖咬了咬牙,看来突破口就在那个楚斛身上了,他是秦一笑的亲传弟子,肯定知道阵眼所在,我得想办法把他控制住才行。

  这天傍晚下工的时候,云初玖找了个引子来到了之前楚斛挟持她的那个院子外面,虽然不确定楚斛是不是住在这里,但是或许会有收获。

  云初玖在院子外面逛了几圈,并没有等到楚斛,云初玖转了转眼珠,把自己的一条面纱扔在了地上,然后回到了宿舍。

  兰香见云初玖回来了,自然是冷言冷语,云初玖一如既往的当她是狗叫,面上不动声色,心里却在盘算下一步的打算。

  没有想到的是,半个时辰之后,有人直接闯进了屋子里面,正是楚斛!

  楚斛嘴角带着一丝冷笑,上前一把拽住云初玖的胳膊:“拂晓,没想到你还跟我玩上欲擒故纵的把戏了?跟我走!”

  云初玖假意挣扎了几下,然后被楚斛拽走了,兰香对着地上呸了一口:“假正经,贱人!”

  楚斛拽着云初玖直接到了那个院子,进去之后,直接把云初玖甩在了床上,然后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条面纱:“这是我在院子门口捡到的,你来我院子的外面做什么?”

  云初玖微微垂下头,有些羞涩的说道:“我,我想明白了,你比那个尹学成好得多,我,我宁愿跟着你。”

  楚斛先是一愣,继而猖狂的大笑:“拂晓啊拂晓,没想到你终于屈服了!想当初,我那么的讨好你,你都不屑一顾。偏偏对一个没见面的帝北溟动了春心,啧啧,明知道师妹那个性子,你竟然敢喜欢帝北溟,你还真是找死!

  现在你被毁了容又被弄坏了嗓子想起我的好了?贱人,我告诉你,你不过是我一个玩物而已,伺候的我满意了,我亏待不了你,如果你跟我玩心眼,我杀了你!”

  “是,我,我一定好好伺候你。”特么的,我伺候你进地狱!

  楚斛很是得意:“算是识趣!实话告诉你,很快我就要飞黄腾达了,或许能帮你恢复容貌也不一定,这一切都看你的表现了。”

  “楚斛师兄,那,那你把衣服脱了,我,我们安歇吧!”

  楚斛一边淫笑一边开始脱衣服,就当他脱到一半的时候,突然就是一趔趄,紧接着就有数枚紫色小针射中了他,随着爆裂声,楚斛惨叫连连。

  这个楚斛也算作茧自缚,他怕云初玖的叫声引来其他的人,所以开启了隔离阵,却正好帮了云初玖的忙。

  云初玖要问阵眼的所在,紫色小针射的部位并不是要害,所以尽管楚斛身上被炸的鲜血淋漓,但也不至于丢了性命。

  云初玖禁锢了楚斛的灵力,然后用绳索把他捆上了,云初玖拿着大菜刀冷笑连连:“想占姑奶奶的便宜?真是找死啊!说吧,你们归元宗护派大阵的阵眼在哪里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