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,你不是拂晓?”楚斛听见云初玖的声音不再暗沉,又联想起一些事情,终于发现眼前的人是冒牌货了。

  “我当然不是拂晓,拂晓已经被你杀了,我是她的冤魂,就是来找你报仇的!”云初玖阴森森的说道。

  楚斛冷笑一声:“你不用装神弄鬼,你赶紧放了我,要不然你也好不了!”

  “你是不是脑袋有包啊?我要是放了你,我还抓你做什么?废话少说,阵眼在哪里?”云初玖拿着大菜刀在楚斛胳膊上砍了一刀。

  楚斛疼的鬼哭狼嚎,不过就是不吐口。

  云初玖气的又砍了几刀,楚斛疼晕了过去,也没吐口,他知道一旦说了,他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,云初玖就会杀了他。

  云初玖暗恨,特么的,我现在还不是灵尊修为,根本没有办法搜魂,怎样才能让他吐口呢?

  云初玖转了转眼珠,有了,我不会搜魂术但是我会催眠术啊,虽然效果没有搜魂术好,但是让小红狐辅助一下,应该没问题。

  云初玖把小红狐放了出来,然后用冷水把楚斛泼醒,楚斛本来就是身受重伤,再加上小红狐的魅惑之音,云初玖试验了几次终于催眠成功。

  “归元宗护派大阵的阵眼在哪里?”

  “在师妹卧房的密室里面。”

  云初玖不由得一愣,靠!真是变态啊!竟然把阵眼设在了秦明珠的卧室里面,不过这也确实让人意想不到。

  “帝凛寒他们被关押的地方有多少人看守?”

  “大约四百多人,都是幽冥殿的人。”

  “关押那些暗卫的地方有多少人看守?”

  “大约有二百余人,由我们归元宗的人看守。”

  云初玖问的差不多了,直接就把楚斛给咔嚓了,捡起楚斛的身份玉牌和储物戒指,然后让小黑鸟毁尸灭迹。

  云初玖琢磨了一下,显然对于那些暗卫的看守要松懈一些,我先想办法把他们救出来,然后再做进一步的打算。要不然我身单力孤,就算是再有惊才绝艳的才华也不行啊!

  小黑鸟不由得腹诽,这都什么时候了,我这自恋主人还不忘记夸自己,真是没谁了!

  云初玖从院子出来,激发了隐匿符,朝着关押那些暗卫的院落走去。

  云初玖走出去没多远,就遇到了一批巡逻的弟子,云初玖虽然躲的很快,但还是被人发现了,显然这些人里面有灵尊修为的弟子。

  “什么人?赶紧出来!要不然休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有人高声怒喝道。

  云初玖权衡了一下,从灌木丛后面站了出来,唯唯诺诺的说道:“是,是我。”

  有的弟子就认出了云初玖:“这是膳堂的拂晓,原来是大小姐的贴身侍女,后来被毁容之后发配到膳堂了。”

  领头的那个弟子皱了皱眉:“大晚上,你不在宿舍待着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  云初玖低着头说道:“我,我,是楚斛师兄要见我,我,我没办法。”

  有弟子就嗤笑起来,对着那领头的弟子说道:“朱师兄,你可能不知道,楚斛师兄的口味很是独特,最近对这个拂晓很上心,前几天还四处找她呢!这肯定是刚成了好事,嘻嘻。”

  那个领头的弟子不屑的撇了撇嘴:“楚斛师兄还真是风流,这个时间还想着这档子事!你赶紧回宿舍去,这次就给楚斛师兄面子了,下次再发现饶不了你!”

  “是,是,多谢!”云初玖道完谢,踉踉跄跄的跑远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