祁长老皱了皱眉,他对云初玖还是有些印象的,这不是前几天被叫去盘问的那个黑丫头吗?

  “你,回答一下紫慧草和紫鸢草的区别!”祁长老一指云初玖!

  云初玖一动不动,依然趴在那里看的聚精会神!

  凤鸣捅了捅云初玖,云初玖吓了一跳,正要问凤鸣什么事情的时候,祁长老怒了!

  “你给我站起来!你是来听我讲课的还是来这里睡觉的?”

  云初玖站起来乖巧的答道:“我是来听您讲课的!”

  祁长老一听更加的生气了!

  “既然你是来听我讲课的,那你为何一直低着头?”

  云初玖一脸的茫然:“听课就不能低着头吗?听课就必须目不转睛的盯着您吗?”

  祁长老头一次遇到居然敢顶撞自己的学生,本来心里就憋着火,这回全部爆发了!

  “你!你!好!那你就给我回答一下紫慧草和紫鸢草有什么区别?”

  底下人小声的议论开了!

  “完了!这个云初玖算是彻底得罪祁长老了!”

  “可不是,居然敢顶撞祁长老,真是胆大包天!”

  “我就说那个云初玖自己作的!没事上前排坐着干什么?!自己找抽!”

  “该!叫她嘚瑟!以为凤鸣师兄是喜欢她?凤鸣师兄一定是想让她清楚自己的身份!”

  ……

  云初肆等人担忧不已,纷纷抻着脖子往前看,云初玖肯定回答不上来,希望祁长老不要对云初玖惩罚的太重!

  祁长老见云初玖一直不说话,冷声道:“哼!说不上来了吧?年轻人犯了错误,居然还不服,你这样……”

  “紫慧草和紫鸢草虽然只有一字之差,但是紫慧草是玄阶中品,紫鸢草仅仅是黄阶下品,两者的区别非常细小,紫慧草在叶脉上有一条细微的红丝,而紫鸢草没有!祁长老,我说的可对?”云初玖俏皮的歪着脑袋看向祁长老。

  祁长老的话被噎了回去,脸色涨红:“哼!你一定是以前就知晓这两者的区别!我,我再考你一个!”

  云初玖眨了眨眼睛:“只要是您今天讲过的内容就可以!我以前可是没有机会学习草药知识的!”

  “哼!我问的自然是今天讲过的内容!你说一说七叶芦苇的生长习性!”祁长老心说七叶芦苇是不常见的灵药,我就不信这个小丫头以前听说过!

  “七叶芦苇多生长在富含灵气的温泉岸边,秆直立,高五尺余,根、茎、叶均有通气组织,具有止血解毒的功效!祁长老,我说的可还正确?”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祁长老气的一咬牙:“坐下吧!有些弟子不要自认为懂得了一些东西就沾沾自喜,如果上课态度不端正,以后就不要上我的课了!”

  云初玖跟没听见似的,坐下来之后,依然低头看着青石板,仿佛上面能看出花来似的!

  祁长老气的胡子一翘一翘的,可是也没别的好办法,只好隔一会就叫云初玖起来回答问题,偏偏每一次云初玖都能快速、准确的回答出来!

  两个时辰之后,祁长老瞪了云初玖两眼,然后怒气冲冲的走了!

  “小九师妹,你简直太牛了!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凤鸣在一旁好奇的问道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