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凛寒被人推搡了过来,赵护法阴狠的说道:“云初玖,你乖乖束手就擒,要不然我就杀了帝凛寒!”

  云初玖勾了勾嘴角:“杀了我姨夫?你以为我是傻子不成?我姨夫可是你们将来要挟我北溟哥哥的重要筹码,你要是杀了我姨夫,我猜你们刘副殿主一定会好好奖励你的,说不定就赏你个千刀万剐!”

  赵护法哪里见过这样的被威胁对象,正常来说,不应该是乖乖就范或者恼羞成怒的怒骂吗?为毛这个云初玖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?

  最主要的是,她说的没错,赵护法真的不敢杀了帝凛寒,帝凛寒可是非常重要的人质,如果没有他,根本没有可能攻占长生殿。

  赵护法一咬牙:“把皇甫仲衡那个老匹夫带过来!”

  “云初玖,这个皇甫仲衡可没有那么大的作用,如果你不乖乖就擒,我就杀了他!”赵护法用剑指着皇甫院长说道。

  云初玖一副惊讶的表情:“赵护法,你是不是脑子不好使啊?啧啧,我真不知道刘副殿主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?皇甫院长没有大作用?

  天元学院可是有好几万学生和导师呢,如果你手上没有皇甫院长,你们觉得那些人会乖乖就范吗?再说,天元学院的所有宝贝藏的地方可只有皇甫院长才知道,你确定你要杀了他?”

  赵护法虽然不愿意承认,但是也觉得云初玖说的有道理,这个皇甫仲衡还真是不能杀。

  赵护法接下来又换了好几个人质威胁云初玖,都被云初玖以各种理由给“驳回”了。

  帝凛寒他们愣了!

  幽冥殿的那些人愣了!

  云初玖后面的那些暗卫也愣了!

  还能这么玩?

  那个赵护法手里握着一群人质,怎么感觉主动权却一直在云初玖手里啊,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!

  赵护法也发现自己被云初玖带到沟里去了,气的脸红脖子粗的说道:“云初玖,你别耍小聪明了!我虽然不能杀了他们,但是砍掉一只胳膊或者一条腿还是可以的,你马上乖乖的投降,要不然我就砍下帝凛寒的一条胳膊!”

  “砍掉一条胳膊啊,那我得考虑考虑!你给我点时间,我和他们商量一下。”云初玖有些慌乱的说道。

  赵护法见云初玖终于露出了慌乱的表情,这才觉得找回了一些颜面,阴狠的说道:“最多给你们半刻钟的考虑时间,如果时间一到你们不投降的话,我不但要砍掉帝凛寒的胳膊,其余的人也都得被砍掉一条胳膊!”

  “好好好!我们马上商量,你可千万别冲动啊,冲动是魔鬼,一旦因为冲动做出了决定,造成的后果那可是不堪设想啊,所以人啊做事情之前一定要三思,不但要考虑前因,更要考虑后果……”云初玖巴拉巴拉就“不能冲动”这个话题开始了长篇大论。

  赵护法最开始没反应过来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云初玖已经说了半刻钟,气的咬牙切齿:“云初玖,你这是在故意拖延时间!你赶紧做决定,要不然我就下令动手了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