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却心里有些不安,那个赵护法消失的方法和神魔殿的那种秘法极其的相似,难道这个什么幽冥殿和神魔殿有关系不成?

  云初玖虽然心里不安,但是现在还是得先处理善后事宜,只好暂时把这件事情抛在脑后。

  众人开始清理战场,血无极蹦跶到云初玖跟前:“小九妹妹,你也太不够意思了!你把事情都解决了,显得哥哥我好没用啊!本来我还想大杀四方呢,现在倒好,我什么忙也没帮上。”

  云初玖灿然一笑:“乌鸡哥哥,没办法,谁让我这么惊才绝艳呢?!现在就算是乌云也遮不住我的才华了!”

  众人一听,云初玖在他们心中光辉形象瞬间崩塌,小九仙子,你这么自恋真的好吗?

  善后工作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,经此一役,归元宗和尹家都要重新推选当家人,弄不好还要有一番内斗,云初玖等人自然是不好插手,纷纷提出告辞。

  归元宗的几位长老挽留了一番,然后也就顺势同意了,他们现在没有心思招待这些人,都卯足了劲准备争夺掌门之位。

  云初玖想起子衡母子,就对几位归元宗的长老说道:“几位长老,我有个不情之请,不知可否同意?”

  几位长老心里就是一颤,他们早就听说这个云初玖是个雁过拔毛的主儿,她有什么要求,难不成要讹我们?

  不过,这件事情归元宗理亏,几位长老只好硬着头皮问道:“小九仙子,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。”

  “你们紧张什么?放心,我不要钱!我只是想朝你们要两个人,膳堂的孙管事母子和我是旧相识,我想把他们带走,你们不会不同意吧?”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几位长老松了口气,原来只是要两个人啊,况且只是一个做饭的,还有一个瘸子,这有什么,给她就是。

  “小九仙子真是客气了,既然他们和您是旧相识,那您尽管带走就是!来人,把孙管事母子叫过来,收了他们的身份玉牌,让他们和小九仙子走吧!”

  很快,孙管事母子就被人带了过来。

  帝凛寒等人原本还纳闷云初玖为何要一对下人母子,可是看到那个清秀少年的时候,心里就有了那么几分了然,这个少年虽然腿脚不太灵便,但是这份沉稳和气度倒不像一般人,恐怕是有来历的。

  孙管事都被今天的事情吓傻了,好在有子衡在一旁安慰,云初玖对着他们一笑:“孙婶子,子衡,你们跟我走吧!”

  孙管事此时才发现眼前的这个小丫头根本就不是拂晓,心里乱的跟团麻似的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

  子衡淡淡一笑,点了点头,拉着孙管事的手,站在了云初玖的身后。

  兰香和曾经欺负云初玖的那些下人,此时吓的瑟瑟发抖,生怕云初玖找他们的麻烦,云初玖只是瞥了他们一眼,并未理会,这些小人物根本就不值得她报复。

  归元宗的几位长老送别了云初玖等人之后,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秦一笑和秦明珠的尸体,他们的目的很明确,就是要找到他们的储物戒指,归元宗的很多宝贝和灵石都应该在父女二人手里。

  可是,让他们震惊的是,两人手上空空如也,根本就没有储物戒指,难道是有人趁火打劫?审问了众弟子之后,众人都没有看到有人偷拿戒指,真是奇怪了,两人的戒指去哪了?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