尹家的人也是愤怒不已,尹庆华和尹庆波的储物戒指也不翼而飞了!

  归元宗和尹家的几位长老顿时就互相指责上了,都怀疑是对方趁乱把戒指贪墨了,差点打起来。

  那么四人的戒指去哪了?

  咳咳,自然是被云初玖这雁过拔毛的货给弄走了!别人在那厮杀,这货却掩护着小黑鼠把秦一笑等人的戒指给弄走了,这货理直气壮的很,我这次化解了天元大陆的劫难,拿走这么一点奖励也是无可厚非的。

  这货暗戳戳的看了看戒指里面的东西,乐的嘴都合不上了,发财了!

  秦一笑和尹庆华都是多疑的主儿,所以好东西自然是随身携带,所以这储物戒指里面好东西自然是不少。

  “小九妹妹,你笑什么呢?”血无极好奇的问道。

 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:“危机解除了,自然是高兴啊!”

  帝北溟心里了却猜了个**不离十,小九肯定又弄到好东西了,只是,那个什么子衡是怎么回事?旧相识?她哪里来的旧相识?

  由于天元学院过几天就要开学了,云初玖决定直接返回天元学院,帝北溟虽然舍不得,但也不好阻拦。

  “男神,孙婶子和子衡就暂时跟你回长生殿吧,孙婶子面食做的不错,可以让她去膳堂,至于子衡,你看着安排吧!他们母子帮了我不少忙,你可要替我照顾好他们。”云初玖对帝北溟说道。

  帝北溟点了点头:“小九,幽冥殿那边的暗线已经有了一定的进展,过段时间应该就能弄到圣女和那男子的画像,到时候我来找你。”

  云初玖惊喜的说道:“真的?太好了!我觉得十有**就是我的养父母,先确定之后,咱们再研究怎么救人。”

 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,这才依依惜别。

  血无极蹦跶了过来:“小九妹妹,我护送你回天元学院。”

  云初玖狐疑的看了他一眼:“乌鸡哥哥,我怎么觉得你醉翁之意不在酒呢?我跟着皇甫院长他们回去能有什么危险?”

  血无极眼神闪烁了一下,露出委屈的表情:“小九妹妹,你怎么能这么误解我的好意呢?真是让哥哥太伤心了!”

  “好了,算我错了!走吧!出发!”云初玖撇了撇嘴,乌鸡脑袋肯定有事情瞒着我,不过,他既然不说,我也懒得问,反正他也不会害我。

  几天以后,众人回到了天元学院。

  血无极在天元学院逛荡了一圈,然后就借引子走了,云初玖撇了撇嘴,没搭理他。

  血无极带着暗卫花花到了无怠城的宅院,数名暗卫现身,跪倒在地。

  血无极咬着牙问道:“还是没有那个女人的消息吗?她也没回来过?”

  “少主,我们几乎翻遍了无怠城,也没有那名女子的消息,并且在周边的城池也搜了,也是没有一丁点的线索。”

  “一群废物!一个没有灵力的人能跑到哪里去?给我继续找!如果半年之内还是找不到人,你们不用回来见我了!”血无极气急败坏的说道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