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果然和我想的一样,真的是他们!”云初玖兴奋的说道。

  帝北溟也很是高兴,找到云初玖的养母,就能得知当初种子的来历,或许就可以有办法把怪草除掉。

  只是,怎样才能把他们两人救出来?

  如果两人是在天玄大陆,自然不在话下,现在关键问题是,他们是在幽冥大陆,那里虽然有长生殿的一些暗线,但想要救人实在是困难重重。

  圣女殿处在幽冥殿的中心位置,想要弄到圣女的画像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更别说把人救到天元大陆了。

  帝北溟和云初玖商量来商量去,觉得最稳妥的办法还是先把刘副殿主杀了,然后想办法让圣女上位,这样的话,不但圣女能重获自由,而且对天元大陆和幽冥大陆的和平也是个从根源上解决的好办法。

 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:“男神,我有一个办法,你看看是否可行。幽冥殿屡次入侵咱们天元大陆,你莫不如就召集天元大礼的各大势力讨伐幽冥殿。”

  帝北溟剑眉微锁:“小九,我们不是没有想过讨伐幽冥大陆,但是幽冥大陆的灵气比咱们天元大陆要微弱不少,我们的暗线也是潜伏了多年才适应,我们天元大陆的人进入幽冥大陆的地界,恐怕灵力会大打折扣,而且地利人和都不占,十有八九会铩羽而归。”

  “男神,我还没说完呢!你带人讨伐他们只是障眼法而已,我暗地里偷偷的潜入幽冥大陆,想办法混入幽冥殿,帮着我娘给他们来个窝里反,到时候咱们里外夹击,把刘副殿主那个老王八弄死,这叫明修栈道暗度陈仓。”云初玖得意的说道。

  帝北溟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下来:“小九,我之前和你说过什么?你都忘了吗?你趁早给我熄了这个心思,我绝对不允许你孤身犯险!你这个办法倒是可行,我会派别人去做。”

  云初玖吐了吐舌头:“男神,我只是一个建议而已嘛!我也知道这太冒险了,但是只有我去,我娘和我爹爹才能完全相信啊,况且我多机灵啊,你那些手下哪有我机灵!”

  “再多理由也不行!不说别的,你的画像幽冥殿几乎所有人都见过,你一去就会露馅。退一步说,即便你的容貌不被认出来,你的灵力也很容易被人认出来,一旦被认出来,你还有活路吗?所以,你马上给我打消这个念头,否则我饶不了你!”帝北溟脸色更加阴沉的说道。

  “知道了!知道了!我不就说说而已嘛!要是有能让人改变容貌的东西就好了,至于灵力,我不用就是了!”云初玖扁了扁嘴说道。

  帝北溟生怕云初玖胡闹,又很是严肃的重复了几遍,云初玖干脆直接就吻了上去了,然后终于消停了……

  第二天,帝北溟和云初玖两人并没有出去溜达,两人继续商讨幽冥殿的事情,就在这时帝北溟的传声符颤动起来,帝北溟把神识探入之后,面露笑容的说道:“小九,我师父来了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