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:“师伯,您有没有什么办法改变一个人的容貌,让人认不出来的那种?”

  “改变容貌?这倒不是不可以,我炼制了一种易容丹,服下之后人的容貌就会有所改变,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天池老人不解的问道。

  帝北溟恶狠狠的瞪了云初玖一眼:“小九!你给我趁早打消那个念头!”

  云初玖没搭理帝北溟,她知道这就是个纸老虎,她笑眯眯的对天池老人说道:“师伯,我和男神研究出来一个对付幽冥殿的办法……,既然有了易容丹那就好办多了,我就可以想办法混进幽冥殿,然后设法帮助我养母控制幽冥殿,这样一箭多雕,简直太好不过了!”

  “师父,您别听她胡说八道!即便能改变容貌,她的灵力如此特殊,一不小心就会露馅,这不等于羊入虎口吗?如果非要去,我去吧!至少我还能自保。”帝北溟瞪了云初玖一眼说道。

  “你那面瘫脸去了就会露馅,你哪有我机灵?!”云初玖说完就后悔了,完了,说秃噜嘴了!

  帝北溟身上的冷气嗖嗖的,估计如果不是有天池老人在场肯定要收拾云初玖了,云初玖干笑了两声:“师伯,您评评理,我说的对不对?”

  天池老人沉思了片刻:“小九丫头说的未尝没有道理,她去的话更容易取得圣女的信任,而且她鬼主意多也比较适合做这种事情,北溟,你即便改变了容貌,你的气质也太容易让人发现端倪了。”

  “师父,可是小九是天雷灵根,岂不更容易被发现?”帝北溟急了,他没想到天池老人竟然也同意云初玖的馊主意。

  “天雷灵根实际上是火灵根的变异灵根,我可以传授小九丫头一种功法,让她伪装成火灵根。”天池老人不以为意的说道。

  “师伯!您真是天元好师伯啊!您是不知道啊,就因为这个雷灵根我都不敢做坏事,生怕露馅,学了您的功法就好了,我再也不用担心被人抓包了,哈哈哈!”

  天池老人……

  帝北溟……

  天池老人虽然很想把刚才的话收回来,奈何话已出口,只好将心法口诀交给了云初玖。

 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:“男神,你和我一起学,你的冰灵根是水灵跟的变异灵根一定也适用的,这样咱们就能合伙做坏事了,想想都很爽啊!哈哈!”

  帝北溟叹了口气,也只好跟着一起学,两人都是天赋卓绝的天才,不到半天时间就把这功法学会了。

  天池老人暗地里点了点头,这个小九丫头果然是天资聪颖,难怪就连天道都不能将其抹杀,假以时日一定可以飞升到更高等级的大陆。

  云初玖学会了改变灵根的办法之后,讨好的说道:“师伯,那个易容丹您也给我吧。”

  天池老人拿出一个小瓷瓶:“易容丹的材料很是难搜集,我也不过炼制了两炉而已,一枚丹药只有十天的药效,过了十天之后容貌就会恢复如初,所以千万别忘记药效到了之后继续吞服一枚丹药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