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打开瓷瓶只见里面有五枚丹药,想必天池老人自己还留了几枚,这货心说,这个老头儿真是小抠,竟然只给了我五枚。

  天池老人要是知道她这么想,估计气的要背过气去,他一共才炼制出来十五枚而已,一下子给了你五枚,你还不满足?你丫怎么那么贪?

  “师伯,您把药方也赏给我呗,您也知道,我经常被器灵坑,没准就能帮助您找到需要的药草呢!”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说道。

  天池老人笑骂道:“你个小丫头,帮我寻找药草是假,你想将来自己炼制是真吧?”

  “嘿嘿,一半一半!咱爷俩还分什么你我啊!”云初玖臭不要脸的说道。

  天池老人终于明白为何自己的傻徒弟被这小丫头拐去了,这丫是真不要脸啊!

  天池老人把丹方口述了一遍,云初玖明白如果写在纸上容易泄露,心说,这也是个老狐狸。

  炼制易容丹的药草云初玖大部分都有,只有两种药草没有,一个是千叶金品莲的莲子,一个是龙血参,以后有机会留意就是了,这五枚能够有五十天的药效,足够了。

  虽然有了易容丹和可以改变灵力的功法,帝北溟还是不同意云初玖以身冒险,天池老人说道:“我的容貌见过的人甚少,我即日就赶往幽冥殿附近的忘川城,到时候小九丫头如果遇到危险可以给我传讯,我也能帮衬一二。”

  帝北溟这才勉强同意,三人又详细商讨了一下细节,敲定了最终方案之后各自离开。

  云初玖蹦跶着回到了天元学院,找到皇甫院长嘀咕了一阵,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宿舍。

  接下来一段时间,云初玖找干巴老头学会了骤裂符的绘制,每天除了上课就是绘制骤裂符,这货心说,妈蛋,这次去幽冥大陆凶险非常,我得做好万全准备,要是惹急了我,我就把幽冥殿炸平了!

  很快,就传来一个爆炸性的消息,长生殿牵头,天元大陆各个势力统一结盟,定于半个月之后进攻幽冥大陆。

  幽冥殿自然不会坐以待毙,得到消息之后,也马上组织人手进行阻击,双方在天焚荒原的交界处就形成了对峙之态。

  虽然形势紧张,但是天元学院却一切如常,该上课上课,该试炼试炼,云初玖所在的五年级学生就赶往了一处叫落鹰坡的地方试炼。

  尹副院长早就和幽冥殿的人勾搭上了,自然就把这个消息禀报给了刘副殿主。

  刘副殿主虽然恨不得派人去落鹰坡杀了云初玖,但是现在大敌当前也分不出人手。不过心里也松了一口气,两军对敌没有云初玖这个坏事包倒也是好事。

  此时,云初玖却已经按照事先和带队的肖副院长商量好的,从落鹰坡的阵法缺口溜了出来,直奔天焚荒原。

  云初玖此时已经服用了易容丹,除了眼睛之外,其余的部位都有所改变,变成了一个容貌清秀的小丫头,最主要的是肤色变得有些暗沉,即便是很熟悉云初玖的人也无法认出来。

  云初玖用镜子照了照,很是满意,幽冥大陆,我来了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