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早上,四人吃过早饭,云初玖把三个人叫到一起,笑眯眯的说了几句。

  墨晚晚三人嘴角抽搐了一下,然后纷纷点了点头。

  当天的仪态训练,土之组的四个人依然是屡次被点名批评,其余的少女们心里满是鄙夷,看来这四个人要被淘汰了。

  墨晚晚四个人也是垂头丧气的,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。

  可是,当送午饭的侍女把饭菜拿出来的时候,这四只就顿时满血复活了,边抢边嚷嚷:“告诉你们,反正我们也要被淘汰了,我们是什么都不怕的,要是敢和我们抢,我们就和你们拼命!”

  “就是,我们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我们现在化悲愤为食欲了,你们要是不怕破相就和我们抢!”

  众人气的直抽抽,有心上去和土之组争抢,但是她们一想,这四个都要被淘汰了,说不定还真是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,为了一口吃的,我们犯不上和她们拼命。

  于是,众人眼睁睁的看着土之组的四个人拿了一半的饭菜进屋了。

  众人虽然气的咬牙切齿,但是也不想招惹麻烦,把剩下的一半饭菜哄抢一空。

  第三天的情况和第二天如出一辙,土之组的四个人还是频频被点名批评,众人幸灾乐祸的想到,这四个人肯定要被淘汰了,少了四个竞争对手,真是太好不过的事情了。

  当天中午,土之组的四个人依然如恶狼一般,抢走了一半的饭菜。

  众人气愤之余,心想,反正明天她们就要被淘汰了,我们就再忍一天。

  第四天清晨,众人早早的就来到了院子中间,云初玖四人也来到了院子里面。

  “哟,这不是土之组的四个饭桶吗?抢饭的本事倒是不错,可惜这礼仪实在是糟透了!”

  “没看看她们组的名字,土之组,哈哈哈,真是四个土老帽!估计根本不知道礼仪是何物。”

  “真是又蠢又笨,我看啊,今天她们肯定要被淘汰了!”

  云初玖四人一脸平静的站着,仿佛没听到众人的议论似的,众人就自动理解为,这四个人已经绝望了,知道她们肯定要被淘汰,所以就麻木了。

  过了一会儿,赵嬷嬷进了院子,她的身边还有一个中年妇人,看起来应该是比赵嬷嬷级别要高一些,因为赵嬷嬷明显落后了半步。

  “这是齐嬷嬷,今天就由她来考核你们的礼仪,不合格的人直接淘汰。”赵嬷嬷沉着脸说道。

  “测试开始,以小组为单位,从金之组开始。”如霜高声喊道。

  金之组的四个人一字排开,轻移莲步,款款而行,将学到的礼仪姿势一一展现。

  片刻之后,四人回到原地,等待齐嬷嬷的点评。

  齐嬷嬷冷冷的说道:“你们虽然还算合格,但是你们的表现也说明这三天你们根本没有好好练习。你们都是大家族的嫡女,从小就接受了礼仪训练,不过是靠着底子好罢了,根本就没有进步。”

  金之组的四个人向来都是心高气傲的,虽然不敢顶嘴,但是脸上就呈现出不服的神情,齐嬷嬷冷哼一声:“你们是不服气吗?到底有没有下功夫练习你们自己清楚,好自为之!下一批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