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一脸的懵逼,只有云初玖心里很是得意,该!叫你们来捡便宜!本小姐的便宜是那么好捡的?!

  虽然不知道隐入我眉间的东西是什么,但是绝对不简单,你们到头来,还是给我做嫁衣!这种众人皆输我独赢的感觉不要太爽好不好?!

  这货虽然心里得意,面上却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:“刚才这棍子还追杀我呢,怎么突然变成烧火棍了?!”

  众人眼角一抽,还别说,云初玖这话说的倒也贴切,这根棍子黑不溜秋的和烧火棍还真没什么大的区别!

  只是,众人总觉得事情有些诡异,明明上一刻这棍子还威风凛凛呢,怎么下一刻就变成了烧火棍?

  轩辕掌门看了看天色,这么一番折腾下来,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,皱了皱眉说道:“先把这根棍子贴上禁锢符,然后收入灵气阁,我们有时间再探究原因!”

  轩辕掌门说到这里顿了顿,目光投向了云初玖,面上露出纠结的神色,似乎有些话很难说出口!

  众人都是疑惑不解,掌门这是怎么了?

  凤鸣一惊,掌门不会是要怪罪小九师妹吧?!

  云初玖也心里一沉,如果掌门真要罚我,我就说青石板又不是我撬的,泥土也不是我挖的,凭什么罚我?!对!如果罚我,我就这么说!

  轩辕掌门沉吟了半晌,终于接着说道:“灵华宗历代掌门在传位的时候,都会同时传达开山祖师灵华老祖的一道口谕,那就是一旦哪位灵华弟子能够发现南玉广场的秘密,那人就是他老人家的真传弟子!”

  轩辕掌门说完之后,众人半天没有反应,掌门说的每个字我们都明白,为何组合到了一起,我们就理解不明白了呢?!

  突然,凤鸣惊叫出声:“天!掌门,您的意思是,小九师妹现在就是咱们灵华宗开山祖师灵华老祖的亲传弟子?”

  轩辕掌门苦笑了一下,点了点头!

  轰!众位长老终于反应了过来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!

  曲长老掰着手指头算了算:“咱们是灵华宗第十代弟子,黑丫头如果是开山祖师灵华老祖的亲传弟子的话,那就是第二代弟子,我们连徒玄孙都算不上……”

  “掌门,您这不是在开玩笑?”萧磐石老脸涨红,一想到这个没有灵力的黑丫头竟然摇身一变成了辈分极高的长辈,实在是无法接受!

  轩辕掌门一脸的苦笑,点了点头,他也有一瞬间想要隐瞒这个口谕,但是还是决定说了出来,灵华老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!

  云初玖心里简直美的冒泡了!什么叫一夜暴富,什么叫天上掉馅饼,什么叫走了狗、屎、运,哈哈哈,我云初玖终于要出人头地,光宗耀祖了!渣渣们,你们颤抖吧!

  这货早就把不是自己撬石板,不是自己挖泥土的事情选择性的遗忘了!

  “灵华宗第十代掌门轩辕长空拜见云小祖!”轩辕掌门恭恭敬敬的给云初玖行了个礼!

  其余的人见轩辕掌门都如此,虽然心中不服气,但也不敢怠慢:“拜见云小祖!”

  “咳咳!”云初玖干咳了两声:“众位,众位孩儿们,都起身吧!”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