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余的侍卫看到幽驰累的跟条死狗似的,心里无比的庆幸,艾玛,好在那个小变态没有选中我们,要不然我们就会和幽驰一个下场,实在是太可怕了,幽驰说他今天一共演示了两百多遍剑法,都要累吐了

  金枝一脸鄙夷的说道:“林初初,本来我以为你只是蠢笨而已,没想到你这么恶毒!那个侍卫怎么惹着你了?你居然这么折磨他!啊,我知道了,一定是你有自知之明,知道你根本就学不会黄泉剑法,所以才把怒气发泄在了那个侍卫身上,真是恶毒!”

  沈紫陌恨透了云初玖,听见金枝这么说,马上就帮腔道:“就是,有的人啊,不但脸皮厚还狠毒,这样的人还妄想成为圣女继任者?除非是太阳从北边出来,她这样的人才会被选上。”

  金枝和沈紫陌说完都看着云初玖,她们觉得云初玖肯定要反唇相讥,两个人把接下来要说的话都打好了腹稿,没想到的是,云初玖打了个哈欠:“好困啊,赶紧吃了晚饭睡觉去!”

  云初玖说完领了晚饭,蹦跶着就回了小偏房。

  金枝和沈紫陌气的直抽抽,准备的腹稿自然是没有用武之地了,不过她们暗想,明天下午的测试,这个林初初一定不能通过,到时候再奚落她就是了。

  “初初,你学会黄泉剑法没有?要是没学会我来教你,我学会了八、九成了!”墨晚晚洗漱完之后,凑到云初玖身边说道。

  “我啊,学的还凑合吧,你们需要我指点你们吗?要是不需要我可就看话本了啊!”云初玖笑嘻嘻的说道。

  墨晚晚三个人虽然都知道这货是个有主意的,但是就那么看了一整天就学会了?这可能吗?

  三人刚要再问,就见云初玖拿出话本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,也不好再说,三个人交流了一下各自剑法中的困惑,然后歇息了。

  第二天清晨,众人准时来到院中开始继续练习。

  幽驰见云初玖依然拿出来一把椅子,只好认命的开始无限循环的演示黄泉剑法,边舞剑边腹诽,这个小变态下午一定会被淘汰的,我就不信她这么看着就能学会黄泉剑法!

  这黄泉剑法一共三十六招,每招又分八式,如此繁复的剑法,就是那些一对一的,仅仅一天半的时间有的人也学不会,更别提这小变态只是看着我练了!她一遍都没练过,要是能学会就见鬼了!

  幽驰靠着这个解恨的念头熬到了中午,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,然后就见小变态收了椅子,笑眯眯的说道:“啧啧,你舞剑舞的还是不错的,真希望接下来的培训还是这样的形式,到时候我一定还选你哦!”

  幽驰差点背过气去,咬了咬牙,喘着气说道:“初初小姐,您还是先想办法通过下午的测试吧。”

  “你教的这么卖力,我怎么可能通不过呢?放心好了,我一定会通过的!”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可惜,云初玖的笑容在幽驰看来简直是就是恶魔的微笑,原本心里笃定的认为她通不过的念头就微微动摇起来,这个小变态说的如此自信,难道,难道真的会见鬼?千万不要啊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