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枝在这边咬牙切齿,另一边的云初玖已经将几大盆饭菜装进了储物戒指,然后蹦跶回了宿舍。

  “初初,你实话实说,你为什么把剑法耍的那么慢啊?还有你之前为什么好半天都没动手?你都把我们吓死了!”吃过晚饭,墨晚晚凑到云初玖身边好奇的问道。

  云初玖嘻嘻一乐:“因为我在回想黄泉剑法的招式啊,我又没练习过,怎么可能耍的快?!”

  墨晚晚三人觉得这回答在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,不得不说初初真是个变态,光靠着看竟然就学会了,如果她勤快一点,多练习几遍,一定比那个金枝还要出色。

  不过,三人看着趴在床上看话本的云初玖,这货的心里似乎话本比练习剑法重要多了,真是个奇葩!

  灵兽袋里的小黑鸟也好奇的问道:“主人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我才不相信你不能耍的快呢!”

  “小黑,你家主人我实在是惊才绝艳,聪颖过人,如果我好好的耍上一遍,那些人肯定会发现我的天赋,这样就不妙了,我要藏拙到底。”云初玖嘚瑟的说道。

  小黑鸟翻了个白眼,明明后几句话才有用,这黑心主人非要加上一句自吹自擂的话,这自恋也真是没谁了。

  “主人,那你为什么要折腾那个幽驰?他得罪你了?”

  “他倒是没得罪我,不过,我看着幽冥殿的侍卫就来气,况且你听说过虐恋情深没有?我越是这样折腾他,将来给他点好处,他就会感恩戴德,将来说不定是我的帮手。”

  虐恋情深?

  主人,你觉得如果小白脸听到你这么说,会不会把你家所有的门都拍碎了?

  第二天,众人吃过早饭,来到院子里面集合。

  “今天和明天上午依然是由你们各自的侍卫教授你们剑法,这次的剑法是碧落剑法,你们好生学习,明天下午进行考核。”郑嬷嬷简短的说完之后就离开了院子。

  由于已经相处了两天,少女们对各自的暗卫已经很熟悉了,所以马上就开始了练习,欢声笑语的,氛围很是不错。

  云初玖撇了撇嘴,看来我猜的没错,刘副殿主那个老王八就是受了刺激以后变态了,如果动了心的少女肯定要被淘汰。

  幽驰昨天一晚上都没睡好,他觉得今天这个林初初一定会变着花样的折磨他。

  当幽驰看到云初玖把椅子拿出来的时候,脚下不禁就是一趔趄,我的受苦生涯又要开始了,老天爷啊,我究竟是造了什么孽,你要这么惩罚我?

  云初玖翘着二郎腿,笑眯眯的说道:“幽驰,我本来以为你会怨恨我折腾你,没想到你竟然让我通过了,看来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!既然如此,我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,开始吧,耍上百八十遍的给我欣赏欣赏。”

  幽驰气的脑袋嗡嗡直响,无耻!真是太无耻了!明明是你用言语逼迫,所以我们才让你通过的,你竟然还这么说,纯属是得便宜卖乖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