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个林初初就算是再狡猾,也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而已。【】哼,刘副殿主想保住她?那就让他没有办法袒护她,你按照我说的去办,一定可以让刘副殿主没有办法袒护她。那个青岚心思颇多,你不妨利用一下她。”圣女淡淡的说道。

  圣女交待了易嬷嬷一番,易嬷嬷点了点头:“奴婢这就着手去安排。”

  易嬷嬷走了之后,圣女坐在椅子上颓然的叹了口气,然后转身进了书房。

  圣女到了书房门口,将脸上的面纱取了下来,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柔和起来,这才推开了书房的门。

  书房之内,一名清逸瘦削的男子正在看书,见到圣女进来露出一丝笑容:“碧云,见过易嬷嬷了?”

  “那个林初初虽然很狡猾但是不足为惧,只是刘焕华恐怕是要对咱们动手了。夫君,这些年是我连累了你,如果不是我,你现在还好好的生活在青玄大陆,哪里会受这些苦?!”圣女的眼圈一红,眼泪流了下来。

  “碧云,咱们是夫妻,夫妻本来就是一体,用不着说这些。”男子拿出帕子轻柔的擦拭圣女眼角的泪水。

  “可是,如果不是我非要去那里,咱们就不会被抓回来,我们就可以给爹爹尽孝,也可以好好的抚养小九,我一想到小九成了没爹没娘的孩子,我的心里就像刀割一样。

  上次,在天焚平原,我一听到台上的那个小姑娘自称云初玖,我差点失态的冲下去看看是不是咱们的小九。可是,我怕刘焕华那个混蛋发现什么,我硬生生忍住了,而且怕露出马脚,借着你身体有恙的引子回来了。

  那个小姑娘一定就是咱们的小九,虽然她现在变白了,但是我记得她的眉眼,一定是咱们的女儿!

  没想到爹把她教导的那般好,不但出落的楚楚动人,而且还很机灵,小小年纪就飞升到了天元大陆,可见她肯定没少下苦功夫修炼。”圣女脸上露出自豪的表情,眼睛里面也重新绽放出神采。

  那名男子也就是云长卿握住圣女的手说道:“碧云,这么多年我们都挺了过来,这一次也一定可以度过难关的。即便真的选出圣女继任者,你以教授她们一些东西为由拖延时间,现在边界正在开战,或许事情有转机也不一定。”

  “对了,夫君,我听说长生殿的帝北溟是小九的未婚夫婿,你说天元大陆突然攻打幽冥大陆,会不会是小九已经知道了咱们的身份?”

  云长卿愣了一下:“也有这个可能,真是难为小九了!所以,碧云,我们不能放弃,家人和小九还等着咱们回去团聚。”

  圣女被云长卿这么一开导,情绪也稳定了一些:“夫君,你说的有道理,我们不能就这么放弃。我要先想办法先把那个林初初淘汰出局,然后从金枝和青岚两人中选择一个作为培养对象,这两人有背后的家族撑腰,如果用些手段,不怕她们不帮着我拖延时间。”

  ()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